下面我简单地讲一下三相推理。也许你确实听不懂,也许你以前学过,觉得这个太简单了。但无论如何,如果不懂三相推理,藏传佛教的辩论就没办法进行。我听说台湾以前有个别法师,一直在推广三相推理,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又销声匿迹了。这一次我用比较简单的方式讲解,看看这个推理到底是怎么用的。  

一个合格的论式,首先必须具足三部分:所诤事和所立的法、因以及比喻。这三者通常被称为宗、因、喻三支。其中“因”必须满足三种关系,也称为“因三相”。所以这种推理方式叫做“三相推理”。  

所诤事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要判断一件事情的时候,对它的判断存在争论,这件事情就叫做“所诤事”。我要把这件事建立成什么,所建立的就叫做“所立法”。要建立成这个法,不可能无缘无故,一定要有一种依据,这个依据就叫做“因”。这个论证还要通过某种比喻让别人明白,而且这个比喻,自他双方都可以承许,这就是“喻”。  

比如,我说某某人是坏人。“某某人”就是所诤事;“他是坏人”,以前大家都不知道,现在我要告诉大家他是坏人,“是坏人”就是所立法;对方问,为什么他是坏人?你要给出一个理由,我说因为他经常偷东西,所以他是坏人,就像其他什么人一样,这个理由就是因;“像其他什么人一样”就是喻。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我们日常生活中也经常会用这个论式,比如说:某某事情是好的,为什么呢?因为什么什么,所以它是好的,就像什么东西一样。  

佛教中,经常用一个特定的句子,比如:瓶子无常,所作之故,如柱子。  

在座有很多藏传佛教的格西和堪布,一辈子都在学因明和辩论。也许我用的有些比喻不太恰当,但是也没事,如果不恰当,他们会找我辩论。不过我很多年没有进入辩论场了。  

刚才说“瓶子无常,所作之故,如柱子”。所谓的瓶子,茶瓶、宝瓶,什么样的瓶子都可以,这个是“所诤事”,也就是有争论的事情。我要把它建立成无常,就是说这个瓶子是刹那刹那变化的,不是常有的,这是“所立法”。无常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它是所作的。泥做的瓶也好,铁做的瓶也好,任何一个瓶子,都是由于很多因缘积聚,以及人们的造作而形成的,这就是“所作之故”。由瓶子是所作来证明瓶子是无常的。最后说,就像是柱子一样,柱子也是一个非自然、非常有的东西,是所作的、无常的法,这是比喻。  

表面上看来,这个推理非常简单。但关键是其中圆满具足了三相。任何一个合理的推理必须具足三相,并且远离不成、不定、相违三种过失。反之,如果是不合理的推理,或者相似的推理,一定会存在这三种过失。只有三相具足的立论才可以树立为正量。  

宗法  

“瓶子是无常,所作之故,如柱子。”是不是合理的推理呢?首先观察所作跟瓶子之间的关系。立论中说瓶子是所作的,实际上它也确实是所作的,这样第一相就成立了。如果把瓶子改成虚空:虚空是无常,所作之故。那虚空根本不是所作的,第一相就不成立。辩论的另一方要回答“不成”。  

辩论时,作为立论者,我坐在这里,对方向我击掌辩驳,我只可以作四种回答:如果承认的话,我说“承许”;如果他的理由根本不成立,我说“不成”;如果理由并不一定能推出结论,我说“不定”;如果理由与结论完全矛盾,我说“相违”。承许、不成、不定、相违,除了这几个句子,没有什么互相争吵的。对方给你发“太过”的时候,你啰里啰嗦说很多,那已经违规了。  

因此,如果对方说“瓶子是无常,所作之故,犹如柱子”。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推理,那就回答说“承许”。  

如果用一个世间的例子,比如说,克林顿是美国人,因为他是美国籍的缘故,就像老布什一样。首先看第一相,克林顿是美国籍,这是对的,那第一相是成立的。用布什作比喻的话,老布什大家都认识,比喻也是成立的。从美国籍推出是美国人也是可以的。我们就说“承许”,对方的立论已经成立了。  

反之,也有不成的情况。比如说,虚空是无常,所作之故。所作在虚空上面根本不成立。大家都知道,虚空是无为法,并不是任何因缘所造作的,所以这是不成的。再比如说,李登辉是美国人,是美国籍的缘故,也应该回答“不成”,因为李登辉本来不是美国籍的。  

这是第一相的道理,也就是看因和所诤事之间的关系。因和所诤之间的关系如果成立的话,可以进一步观察其他两相。如果因和所诤之间的关系不成立,整个论式不用再观察,一定是错误的,你说“不成”就可以了。  

同品周遍  

第二相是因与所立法之间的关系。按第一个例子来说,就是无常跟所作之间的关系。我们看一下它们有没有周遍的关系:凡是所作的肯定是无常的,所以同品遍是有的。反之,若说:瓶子是无常,所量之故。所量就是现量和比量可以衡量的,它的范围比较广。那么所量是否一定是无常呢?不一定。常有的法也是可以衡量的,所以同品遍不成立,我们就要回答说“不定”。如果拿前面世间的例子,可以这样立论:克林顿是美国人,因为他会说美式英语之故。这时也要说“不定”,因为会说美式英语的人很多,不一定只有美国人才会说。  

异品周遍  

第三相是异品周遍。异品遍是从所立法和因的反面来进行衡量。  

这可能有点专业,但是我还是要讲完。如果不懂的话你们睡觉就可以了,听这节课就像吃安眠药,睡一会儿就过去了。  

同品遍指的是所立法和因之间正面的关系。比如,只要是无常的一定是所作的,是美国籍的一定是美国人,这叫做同品遍。  

异品遍是从它们的反面来讲的。一旦所立法退失,因法也随之而退失。以“柱子无常,所作之故”为例,所立法是无常,其反面是常有;因是所作,其反面是非所作。若是常有(所立法退失),一定是非所作吗(因随之退失)?的确如此。那异品遍就是成立的。再比如,声音是勤作所生,无常之故。所立法的反面是非勤作所生,因的反面是常有。如果是非勤作所生一定是常有吗?不一定。雷电也是非勤作所生,但并不是常有。所以异品遍不成立。异品遍不成立时,也要回答说“不定”。  

最后一种叫相违相似因。比如说,柱子是常有,所作之故。其中,所作跟常有完全是相违的关系。我们应该回答说“相违”。如果用世间例子,可以说:克林顿是德国人,因为他是美国籍的缘故。此时也要回答“相违”,因为德国人不是美国籍的,这是推不出来的。  

你理由决定吗?  

对于一个论式,首先观察因在所诤事上是否成立。如果成立,再观察所立法与因之间的关系。这时就可能出现不定的情况。所谓的不定,就是这个理由一部分可以成立所立,但一部分不能成立。现在很多人经常这样讲:这个人应该是坏人,为什么?我觉得他是坏人。“这个人”是所诤事,“坏人”是所立法,“我觉得”是因。那么“我觉得”跟“坏人”之间,有没有周遍的关系?有没有决定性的关系?没有。“我觉得”不一定能证明他是坏人,有时候你也会误解好人。所以现在很多人,最主要是在这个地方过不去,所用的经常是一种不定因。  

即使是世间智者,有时候也会在这个问题上碰钉子。据史书记载,孔子周游列国时,一次在途中遇到一个孩童,在路上用泥土堆了一座“城”挡住了他的去路。孔子告诉他说:“我的马车过来了,请你把泥城让一下。”这个孩子非常聪明,回答说:“听说你是所谓的孔夫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达人情世故,无所不知。世人都说车要绕着城市走,而从来没听说过城市要绕开马车的,这个道理你难道不知道吗?”孔子看这个孩子很聪明,就下车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我叫项橐。”  

孔子想考一考他,继续问:“什么山没有石头?什么水没有鱼?……”提出了好几个问题。  

项橐回答:“土山没有石,井水没有鱼,……”一一做出了正确回答。孔子难不住他。  

接着项橐又反过来问孔子:“听说您是非常有智慧的,我想问您几个问题:鹅和鸭为什么浮在水面上?仙鹤为什么发出动听的鸣叫?松树为什么春夏秋冬都是绿色的?”  

孔子回答说:“因为鸭和鹅的脚是方的,所以可以浮在水面上;因为仙鹤的脖子很长,所以能发出动听的鸣叫;因为松树的树心是结实的,所以春夏秋冬都是绿色的。”  

项橐反驳说:“如果能浮在水面上是因为脚是方的,那乌龟也可以浮在水面上,难道它的脚也是方的吗?”  

这个辩难,孔子没办法回答。  

孩子继续问:“青蛙也可以发出动听的鸣叫声,难道它的脖子也是长长的吗?竹子也是春夏秋冬都是绿色的,难道它的树心也是坚实的吗?”  

这三个问题孔子都没办法回答。因为孔子前面讲的理由,全是不定因。只有一部分因可以遍于所立,另一部分不能遍。所以,他的马车只好绕开孩子的泥城离开了。  

因明三相推理中最主要的几个概念一定要明白:“不成”是因在所诤事上不成立;“不定”是因和所立之间没有同品周遍或者异品周遍的关系;“相违”指所立和因之间完全矛盾;“成立”是三相都成立。只有最后一个是合理的推理。比如,有人说某某人是坏人,因为什么什么。他的理由完全找不到任何不成、不定或者相违的过失,那他的观点完全可以成立。  

现在法律判刑的时候,也要举出很多理由,与因明这样的推理论证有些接近。但是他们的方法并不完整,如果严格按照因明的逻辑来观察,不一定很圆满。  

除了前面讲的三相,因类学中还有些不同的说法。像《成量品》中的一些观点,个别大师就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说,所立法和所诤事的因,需要成立在它们的总合法上面等等。2005年,我翻译过麦彭仁波切的《因类学》。在《因类学》以及萨迦班智达的《量理宝藏论》里,都有关于“因”的一些分析。但是如果没有进行过真实的辩论,不一定能完全理解其中的意义。  

生活中的因明  

我们平时说话的过程中,如果懂得三相推理,不管说什么,总是有根有据,而且这个理由恰如其分,足以证明你所作的判断是成立的。  

其实,即便是很平常的言谈,也会存在所诤事、立宗和依据。其他几点一般都没问题,关键是依据,很多人给出的依据并不充分,但他自己却认为能证明。比如,经常有人讲,藏传佛教不合理,为什么?因为某某人的行为不如法。其中,“藏传佛教”是所诤事,“不合理”是所立法,“某个人的行为不如法”是依据。那我们应该回答说“不定”,因为某个人不能代表所有的藏传佛教。不仅仅是藏传佛教,汉传佛教以及佛教之外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党派和团体里面,个别人行为不如法的现象多得很。这样一分析,你就会知道:“原来我的判断用的是一个不定因,却想得到一个确定的结论,这个错误太大了。用一个人的行为代表整个宗派,这是绝对不合理的。我是不是太愚痴了?”你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无论对世间事物进行判断,还是在修行中确定见解,跟因明都有一定关系。如果因明学得好,平时说话会很严谨,逻辑也非常连贯,说出的任何一个道理都环环相扣,而且理论与实际意义结合得非常紧密。所以很有必要学习因明。

——《击掌空声·佛教的辩论方法——台湾华梵大学演讲》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金刚经》开示录
相应,才是最好的修行
修安忍我们可以收获什么?
信心与欲望容易混淆
禅定可以安养身心
名誉,是魔鬼对你的奉承
关爱可怜人,比供养菩萨的功德
众生对我们恩德很大
【智悲法语】(2018年11
索达吉堪布开示:餐前供养偈
《金刚经》开示录
遇到痛苦时的“减法”窍诀
对异性——你到底在贪执什么呢
索达吉堪布开示:餐前供养偈
有些事不期而至,超乎你的想象
三相推理
今生贫穷是何因?
进入密法灌顶者必看:密宗14
【智悲法语】(2018年11
不管什么样的竞争,都是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