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菩萨行论》的序言中讲到:“月称菩萨曾经从图中的母牛挤出奶汁,改变了人们执一切为实有的心。”如果这个现象世界是真实(量成)的话,图中之牛就不会有肠子、肺、奶乳等之类的内脏器官了。从一个没有内脏器官的图中之牛,能够挤出牛奶的话,说明月称菩萨在诽谤缘起的道理,岂能说他是在改变人们的实执之心呢?

《噶当师弟问道录》⑼中记载:某日,阿底峡尊者通过神通变幻,把自己的整个身体缩小后,钻进一个碗口大小的泥塑佛像之内。然后说道:“今天我所示演的这一切,在诡辩逻辑学家们的眼里,是极其矛盾的。就让他们这样认为好了。诸法之本性不就是如此吗(超越逻辑思维)?对此,我阿底峡敢在印度、藏地的所有智者面前立誓。”

在我们眼里,“非无,即有;非有,即无”。“有”与“无”不能并存,它们是直接相违的两个反体,“即非无也非有”,在我们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人们高声呼叫:“非小,即大,非大,即小”,“如果大与小无分别的话,因缘法则岂不就完全废了吗?”等,人们还认为“大小同体”的观点,是对中观应成派抉择空性见时应当远离的“八离戏论”的最大挑战。显而易见,这是因为我们无法超越“有与无”的局限,在我们心中能够产生的也只是“有”或“无”,除“有与无”之外,我们再也不认识任何其他的了。但是,我们不能据此就否认那些在我们心中未能显现的实事了。

比如说,在藏北的边远牧区,除了牛羊的奶汁,人们对其他甜香的东西没有任何经验。所以,一提及甜香之物,这里的人们一定会自然地说:“啊!那是牛羊的奶汁,除了牛羊的奶汁,没有什么甘甜之物的了。”在他们看来,不是奶汁的香甜之物,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非奶”与“香甜”,是最大的两个相违反体。如果跟他们争论说:除了牛羊的奶汁外,还有其他香甜之物的话,你在他们的眼里,将会成为一个诽谤真理的荒谬论者。

假设,对于一位除了王某和李某以外,不认识其他任何人的人来说,如果他肯定了屋子里面住着一个人,并肯定了住着的人不是王某时。他便会不假思索地说,里面住着的人一定是李某。因为他只认识王某和李某,所以,他会坚持地认为,屋子里住着的人,不是王某的话,那一定就是李某的啦。

我们的心就这样地,在有与无,在是与非等等之间漂来漂去。无法在一个“即非有,又非无”之上定住下来。

佛陀本人曾清楚地宣讲:“中观之道,即不落有无两边的中庸之道。”佛陀在《摩诃迦叶尊者品》中讲:“谓迦叶有,是一边;谓迦叶无,则是另一边。有无二边的中央之道,则是超越语言,思维的中观道”。《宝积经》⑽载:“有无即是一争执;净与污也一争执,争执不化痛苦因,无争便能得解脱。”

但是,现代的某些学者们,一旦耳闻到诸如“非有”,“非无”之类的教言时,马上会就地打听,这类教言,出自何人之口。如果得知这类教言,是由藏地古代学者们提出来的话,便会用恶毒的语言去攻击、污辱,说这种学者是持断见的蠢货。但是,一旦听说这些教言是佛陀和龙树菩萨所讲的话,就会马上改变态度,说“非有,意指非真实有;非无,即指在世俗假有之上并非无耶。”他们使用这样的文字,来修饰,补丁自己的观点,企图把佛菩萨的教言与自己的心意结合起来。实际上,他们这样做,是害怕批评佛菩萨后,会被背上恶人断见者的唐坏名声。敢指责藏地古代学者们的话,则将成为挑战权威的英雄汉。

“非无”、“非有”、“离言”、“性空”等概念术语,在佛菩萨的经论中出现的次数,与在藏地古代学者们的著作中出现的次数,差不多一样,几乎不相上下。但一听到藏地学者,提出一些诸如“法性本空,远离言思”的观点时,有些人就会马上把它说成是疯话、断见,并加以抨击。但是,也许有人会作出稍微谦恭的姿态,言:“虽然,藏地古代学者们,在思想见地上没有什么大的出入。但在阐述过程中,就没有像宗喀巴大师那么清楚罢了”。既如此,我们也可以这样说:“佛陀在他所证悟的见地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出入。但在阐述自己的思想时,就竟讲一些‘般若智慧,远离思议’,‘有者,即属性有;无者,即属性无’之类的语言”。为此,格鲁派的一些学者,又用一些美丽的语言粉饰说:“实成即是者,即属性为实成;非有者,即属性非有”。所以,我们为何不可以说,“佛陀本人的宣法讲道方式,也不够精确的了”呢?

所以,如果想排斥上述观点的话,就把古代藏人的观点与佛的观点一并排斥;接纳他们的观点的话,也一齐接纳。请不要因为害怕被众人唾弃而随意改变自己口中之舌,去愚弄欺骗众人。

作为一个“真理”的追求者,首先应该明白,我们所认识到的一切,均无任何根据,纯粹是一种心理的臆造。如果仅仅对这么一丁点儿的了解,就感觉坐立不安的话,那么,这种恐惶与不安,实际上,是对空性见地的一种原始惧怕。否则,人们没有任何理由,如此这般地,把有与无、是与非、净与污、善与恶、佛与众生、天堂与地狱等等,二元观念,硬说成是“真实不欺”的因缘法则,并极尽所能地捍卫与护持。认为与因缘法则相违是断见邪说,还说什么“需要破除的并非因缘二论,而是在因缘二论之外的实成”。如此怪论,完全是出自于那些沉溺在文字游戏中的学者们之口的。

注:

(9)《噶当师弟问道录》:阿底峡大师秘密传授给他的弟子仲敦巴等三人的教法。

(10)《宝积经》:(梵音:aryaratnakuta,藏音:'pagasa ba dgon mchog brzegsaba大乘佛教的一部经典著作。全书共四十九品,由梵文、汉文以及古代西域的其他文字中译成藏文。)

目录

相关链接:

4、《中观精要》:中观精要之一(4)

6、《中观精要》:中观精要之一(6)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密勒日巴尊者传(精华版)
蕅益大师戒淫文
《八十四大成就者传》四十八、
《莲师心要建言》第三章 小乘
《莲师心要建言》第五章 唱予
如何供僧
《你可以更慈悲》本书作者简介
怎样与自己的上师相应?
《维摩诘经》导读(二十一):
《中观精要》:中观精要之二(
密勒日巴尊者传(精华版)
百喻经故事 |偷了国王衣服的
供养谁功德大
顶果钦哲法王闭关教言:令人作
一生中所面临的俗事,就像永无
佩戴般若摄颂挂件的感应
《空行法教》第四章 密咒乘的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回遮仪轨
至尊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传
《你可以更慈悲》II.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