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某种特定的训练,加以充分利用梦境,我们是能够成办一些神奇希有之事的。即使是在一般认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截然不同的生者与死者,也是可以沟通对话的。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有过许多成就者,曾经依靠梦境修法去寻找中阴身的记载……诸如此类神异事迹,在雪域藏传佛教历代文献记载中并非罕见。其中有一特别典型的事例,那就是聂达沃兹上师应用梦境修法去寻找已逝的弟弟的故事,从这个故事,比较详细地介绍了中阴身的生活境遇。

至于我本人,从小就对这个栩栩如生,感人肺腑的故事有浓厚的兴趣。在此我就采用这一活生生的事例,作为事实佐证。

聂达沃兹上师是公元十五世纪人。他出生在西藏龙波泽嘎地方,是伏藏大师嘎玛朗巴9之子——聂达秋吉的大弟子。他自幼就热衷于修法,经常一个人到寂静地去打坐,人们都尊称他是一位“幼童大禅师。”长大以后,他依止聂达秋吉尊者,得到了闻解脱法等殊胜密法所有窍诀的独传。尊者对他密示说:“此一闻解脱法门(即《西藏度亡经》),我对任何人丝毫也未传授。我的上师嘎玛郎巴曾告诫说,此一殊胜法门在三代之内只许单传,在三代以后才可广传世人。依照上师的教言,你也应该在六年之内不能向任何人传讲,待六年后方可秘密传授。现在,你应当独自专修才是!”聂达沃兹听了上师的教诲后,就闭关修法,最终获得了殊胜成就。

下面是聂达沃兹上师的梦境故事……

藏历猪年仲冬(11月),我(聂达沃兹上师)在泽嘎地方的拉拉寺独自闭关时,当地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流行病,夺去了二十几人的生命,其中有我年仅三十二岁的弟弟多吉坚赞和他几岁的女儿。过了三个月,我在知道这件事后,因怀念自己的骨肉亲人,心中感到无限悲伤。为了早日知晓弟弟的情况,我决定于 21日晚上,修习由阿底峡尊者所传的“寻忆转世梦境法”来找寻弟弟。

次日黎明时分,我梦到自己跨越一条大河,来到恰那地方的一片茂密森林中。

在那里,稠人广众,熙熙攘攘,人们彼此间不知在交谈着什么。在我的身边,有多单和多吉知踏俩人。正在这时,我看到我的母亲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看上去她比以前在世时更年轻了。她对我们说:“你们三人不应呆在恰那,而应到恰嘎去。我现在有急事要去趟泽嘎。现在,积善的投生之所太少,多吉坚赞仍未找到而十分苦恼。我没有让他去操持恶业的家里,我规劝他,在没有找到操持清净善业的家以前,一定要耐心等待!……他一会儿就能与你们见面。”母亲刚说完,就匆匆地越过河走了。

过了不久,多吉坚赞果然来了。他背着沉重的一捆木柴,愁眉不展,手托脸颊,低吟着忧伤的歌,一副漂无定所的样子……

他来到我们面前,显得没精打采。我急切地询问:“你到哪去了?我以为你死了,你没有死呀!那我们就赶快回家吧!”

他听了之后,满腹狐疑,恍如隔世,眼睛痴痴呆呆地望着我。我见了,心如刀割,不由得生起无比的大悲心。我暗自思量:是否他真的活着?

他如梦方醒般茫然地对我说:“我去了很多地方,结识了大约一百七十万的朋友,可他们中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堕落到深不见底的大洞里。剩下的人,因畏惧风雨的侵害,有的躲到森林里,有的藏到泥石孔穴中。我和那些在你座下听受过闻解脱法的其它几个同乡,虽然也遇到冰雹雨雪,朔风凛凛的侵袭,但有母亲的衣服做遮掩,情形还算可以。”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没有去那个深洞,而阿科•康巴里括,同乡们都劝他千万不能去那个深洞,可他就是不听,最后堕落到洞里,现在他肯定够呛了!我和阿多、牛尊玛两人在一起。阿多曾对我说,‘聂达上师曾开示我不要到行恶业的家里,否则会染上邪气的。不过,行善业的家太难找了,我感到十分渺茫。如果时间拖得太久,恐怕我也要堕到深洞里……正是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才没有去。但现在,即便是一个造恶业不清净的家也要找一个,我不能再等了……’然后,他就走了。我估计他没转生到旁生、恶鬼和地狱之中,肯定是去造恶业的家里投生了。”

他讲着讲着,还没有讲完,就闷闷不乐地哼起忧伤的调子:“呜呼哀哉仁善家,少之又少极难寻。肮脏污秽凶恶家……”他一边哼着,一边神情恍惚地向一条小路走去。

我向他喊:“你稍微等一等,我再问些话。”

他停了下来,我问道:“你遇到那些我们家乡死去的人了吗?碰到谁了?有没有机会呆在一起,现在他们去哪里了?”他落魄地回答说:“我遇到家乡的许多人,可是一些人瞬间就离开了。有些人和我一起呆了一天,而从你那得到灌顶的四、五个人,我们一块呆了十天。牛尊玛到一个山上去了,不知道她现在的命运如何。而其它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失踪了。”

他说完这些话,忽然眼前一亮,继续说道:“我现在才深刻地认识到,中阴修法特别是闻解脱法,本应在活着的时候好好听闻,并且应当铭记于心,可我所记住的闻解脱法不太完整。正因为我们几个人听受了闻解脱法,才能具备选择投生善恶的能力。我们曾聚在一起诵念中阴愿词时(闻解脱法中的一部分),周围数十万人听到后,都呜呜痛哭。我们问他们为什么哭泣?他们说,‘你们是多么有福气呀,能念诵如此殊胜的愿词又能选择投生,有时还能相聚在一起,我们是多么地羡慕你们呀!可我们的境况却是凄风苦雨,一想到自己所遭遇的不幸就感到悲伤难过。我们多么希望能得到你们的殊胜法呀!’我听了之后,就把未记完整的闻解脱法传给他们了。他们便问我:‘你在法性中阴10出现时,为什么不循着光明之路去呢,怎么仍在这里?’我回答说,法性中阴的声、光、力(犹如利器般刺眼的特殊光线)太赫赫耀眼,当时我被吓得一下子昏厥过去,就没能找到光明之路。在法性中阴出现时,虽然我差一点就识别了,但非常遗憾的是没有成功。如果闻解脱法听闻过三次,就肯定能够认识,但我活着时仅听受过两次。”

他充满期待地接着说:“不管怎样,我还是期望能够投生到一个积善家庭,我一直都在等待这个善缘。但实在是太难寻找,直到今天仍未找到。”

他没讲完,就神情沮丧地低吟起来:“呜呼哀哉仁善家,少之又少难寻觅;肮脏污秽凶恶家,多之又多恶趣门,坎坷懊恼中阴路……”他背起那捆柴,顺着羊肠小道,茫然若失地向前走了。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诸佛菩萨名号集——宝珠鬘
《心如野马》5.安住在阿赖耶
佛教纪念日:农历九月二十 弘
励力断除——有十种事不能做!
《莲花生大士全传》连载十一 
印光大师:处世清净如莲华,生
太虚大师:做人的五条根本道理
念观音菩萨心咒,为众生和世界
【常识】何为六时吉祥? 何为
醍醐灌顶:不行大礼拜,就修不
心灵的妙药:第五届世界青年佛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回遮仪轨
【佛教典故】目连尊者度化五百
莲师开示:透过观想治疗身体疾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莲池大师和六祖谈念阿弥陀佛的
冈波巴大师
《心如野马》3.观修无生觉性
念佛吃素转恶业大苦为小苦
大圆满见修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