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老和尚在云居山时没有坐禅入定七八天之久,但他经常一坐就一整天不动,有时从夜里十二点左右开始坐,直到第二天傍晚才起坐,所以他老人家的境界不是一般凡夫所能知道的。

我们曾经请问老和尚:“听说证了道的人就是圣人,是吗?”

他说:“是呀

我说:“那就是证到初果罗汉(编者: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合称四果,初果罗汉即须陀洹)的人是不是?”

“初果,是呀”他又说,“实际上初果很不简单,证到初果须陀洹的人,不但定中没有妄想,就是平常的行住坐卧也没有妄想。他的六根不染六尘,就是六尘不能打扰他,他就入了圣流。”

据说证了初果罗汉的人走路时,虽然你看见他双脚是踩在地上,但实际是离地有两分高的。那时也有人问我们:“听说了脱生死的人,走路时脚不触地、不沾泥巴。那么老和尚都算是大菩萨了,你们经常随他走路,究竟他的脚踩不踩地?鞋子沾不沾泥土呢?”于是我们就很留心这个事情,并且经过多次的试验。

云居山的地都是泥巴土,经常下雨,一般人走了一趟回来,鞋子自然沾了好多泥巴;可是老和尚的鞋子,从来不见有泥巴。奇怪的是,当我们走在他后面,留心注意他走路时,明明是见到他的鞋子踩在泥巴土上;但是回来后,我们再看他的鞋子,就是没有沾上半点泥巴。这其中的奥妙,我们至今还搞不清楚。

一九五七年真如寺关外山上失火,大众师父都去救火,老和尚也叫我们跟着他去打火。初时,他穿一件短中褂,步履轻快地在我们前面走,当走到赵州关外将要上山时,前面的老和尚突然不见了,却见他在离我们好几丈远的一块大石头上站着。我们不禁大喊:“老和尚,您刚才还在这里,怎么一下子跑得那么远呀”他站在高处说:“你们快点打火啊”我们真不晓得他是怎么走过去的。

一九五七年的五月中旬,水稻田里的秧苗刚插下不久。山中连续下了几天大雨,山洪暴发,安乐桥都被冲断了,挟带小石泥砂的洪水翻越山溪堤埂,快要冲往稻田了。时间大约是中午十二点多,宏清师刚从小厨房出来时,很意外地发现老和尚独自一人在风雨中,没有打雨伞,身穿衲袄,脚穿罗汉草鞋,由安乐桥溪堤缓向东行,朝稻田方向走去。他马上赶紧拿了一把雨伞,自己也打了一把,跑向老和尚处去了。奇怪的是,他发现老和尚走过之处,洪水就不往稻田里面冲,反而都沿山那边向东流,高出稻田边、溪堤数尺之高,即是洪水不往低流,反而向高处冲就是这样,刚插秧的稻田便免遭洪水泥砂淹没之患了。

之后,老和尚走至佛印桥,站在那里。宏清师便回来喊印开当家师,当家师知道后便一面安排打出坡板,一面自己走去老和尚处,请问他:“这样大雨,您老人家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呀?”老和尚说:“我不出来,上面的几十亩稻田就没有了,都要被山洪泥砂覆盖了,到时还哪有谷子收呢?”当时,我们见到老和尚的衲袄上雨点并不多,只有脚穿的罗汉草鞋被雨水打湿了。真是道人走过的地方,水也要让路。

他老人家行住坐卧的威仪很严正,真正做到“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卧如弓”。他站起来都是双手下垂,颈靠衣领,笔直地走路,也经常对我们说“身直影无斜”,即身子笔挺影子一定是直的。他老人家隐喻着用功办道的人,若有直心,决定能够成功。

他老人家平生的一言一语都是我们的指引,一举一动都是后人的榜样。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莲师心要建言》目录 前言
《佛说佛医经》全文,让您了解
《莲师心要建言》第五章 唱予
《莲师心要建言》第四章 甘露
弘一法师:切莫误解佛教
虚云老和尚:正法眼藏是如来心
《莲师心要建言》第六章 除障
印光大师:贪色所致诸病,如何
印光大师:凡圣随己转变,当致
《莲师心要建言》第九章 关于
达摩祖师:悟即是佛法
《莲师心要建言》目录 前言
岩洞里,莲师对两位女弟子的开
顶果钦哲法王:真正的“心地善
《佛说佛医经》全文,让您了解
佩戴般若摄颂挂件的感应
法王晋美彭措传
阿底峡尊者:怎样才能最迅速开
莲师亲授伊喜措嘉:着迷轮回的
佛子要远离的十种魔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