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个境界始于金刚瑜伽母示现,力劝他(那洛巴)去找帝洛巴,以获得最高成就、传布佛陀本怀妙意。

有一天,正当阿哈雅吉帝背对着太阳,研读五明的书籍时,一个可怕的影子落到了书上。他向身后一看,见到一位有三十七种丑陋相的老女人:她双眼血红而凹陷,头发如狐毛之色而蓬乱,前额大而凸出,脸上皱纹密布,耳朵长而有起伏的肿块,鼻梁歪斜、鼻肉发炎,下巴有黄白混杂的毛发,嘴唇歪曲而合不拢,牙齿内缩而蛀蚀,舌头做着咀嚼的动作并不时伸出来舔嘴唇,嘴巴发出吸东西的声音,打哈欠时发出咻咻声,她在啜泣,眼泪由面颊流下,浑身颤抖,喘着呼吸,她的皮肤呈暗蓝色,又粗又厚,她的身躯佝偻不正,颈子弯成弧形,背也是驼的,她脚跛了,因此全身得靠一根拐杖支持着。

她问那洛巴:“你在研究什么?”

“我在念因明、文法、教法等等。”他回答。

“那你了解吗?”

“当然!”

“你是了解那些字呢?还是了解其中的意思?”

“那些字。”

老女人很高兴,笑得东摇西摆,拐杖在空中比来比去地跳起舞来了。那洛巴想:或许我可以让她更快乐些,于是补上一句:“我也了解那些意思。”老女人闻言竟然颤抖地哭了起来,把拐杖也丢掉了。

“我说了解字,你就很高兴,我说也了解意思,你就很难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高兴是因为你这位大班智达,并没有说谎,坦白地承认自己只了解那些字而已。但当你扯谎,明明不懂意思还没说懂的时候,我就感到很难过了。”

“那么,有谁了解这些字句的意思呢?”

“我哥哥。”

“不论他现在何处,请将我介绍给他。”

“自己去!付出你对他的敬意,向他请求让你能明白字句其中意义何在。”说完这些话,老女人就如彩虹般消失于空中。

尊贵的那洛巴回想她的三十七种丑陋相,一一加以思维而了解到,就客体而言,轮回是苦,因它具有三十七种令人不满的缺失,就主体而言,具三十七种不净之物的身体也是无常易坏的,就秘密面而言,透过谛观三十七道品,行者就能了解俱生觉智。

于是他唱道:

“轮回就是挑剔他人过错的倾向,

令人难以忍受的火盆,

阴暗的地牢,深不可测的三毒泥沼,

骇人的邪恶生命之波,

如同落入蜘蛛之网,

亦或如鸟纠结于猎人的网中,

如同被恶魔将手绑到颈子之上,

亦或浸入污秽的池塘,

如同一只鹿穷追蜃楼幻相,

它是命运之网,

吸食花蜜的蜜蜂,

榨取生命之牛的乳汁,

生活在飞逝的出生与年老的影子下。

如同被死神粗皮的猛犬所捕捉,

落入了陷阱的麋鹿,无情的猎人,奴隶般的禁锢,

不安全的道路,踏入坑洞的猛兽。

它是一片充满着对立游戏的草坪,

一匹八风之马,用箭头敲打鼓面,

和尖锐獠牙共玩耍。

它是脆弱的水中植物,捉不到的水中月影,

惑乱的泡沫,瞬间消散的雾,泛着涟漪的水。

看到摸到就令人胆寒的蛇,刀锋上甜美的蜜汁。

它是一颗长着毒叶的树,

发射有毒的烦恼箭枝,毒害那些已经患病的人。

它是风中摇摆的火焰,

非真,如梦,如惑,衰老和死亡的瀑布,

它是根、尘、识的作用,骗人的引导。

无疑地,我必须寻找上师。”

他说出这段话,并且舍弃所有的财物与书籍。

他继续向东行去。接着,就看到一些景象:当他走到一处蜿蜒于岩石堆与一条河流之间的狭窄步道时,顿见一位无手无脚、挡在路上的麻风女子。

“别挡在路上!到旁边去!”

“我动不了,要是你不急的话,就从其他地方绕过去,要是急的话,就从我身上跳过去吧!”

虽然他满心慈悲,仍然厌恶地掩着鼻子,从她身上跳过去。

麻风女遂升入空中,四周绽放着彩虹光芒,说道:

“谛听!阿哈雅吉帝!

在究竟真理中一切都是相同的,

离于串习的思维与限制。

若仍在这样的镣铐里,

你又如何希望能找到上师呢?”

说完后,女人、岸石及步道全都消失了,那洛巴晕倒在一片沙地的高台上。

当他醒过来时,心里如此思维:“我没能认出那就是上师,现在起,我每见到一个人都要向他请教。”于是站起身来,心中祈祷着,踏上了旅程。

在一条小路上,他遇到一只发出恶臭的母狗,身上爬着寄生虫。他闭着气,跳过母狗,结果母狗升入空中,现出虹光环,说:

“所有众生本来都是自己的父母,

若不发展大乘道上的悲心,

却入错误的路径,

又怎么可能找到上师呢?

当你轻贱其他众生的时候,

上师如何会接纳你呢?”

言迄,母狗和岩石就消失了,那洛巴再度晕倒在一片沙地的高台上。当他醒来时,又开始祈祷,并继续旅程。

不久,他遇到一位背着包袱的男子,便问:

“你曾经见过尊贵的帝洛巴吗?”

“我没见过。但这座山后面有一个人,他在和他父母耍诈,你去问他吧!”

那洛巴横越山后,找到了那个人,那人说:“我见过他,但你要先帮我把我爹娘的头给转过来,我才告诉你!”

阿哈雅吉帝就想:“就算找不到尊贵的帝洛巴,也不能和这个无赖打交道,因为我是个王子、是个比丘、是个班智达。要找上师,也要依循佛法之道,以可敬的方式去做才行。”

结果又发生了相同的事,那个人化入了彩虹光中央,并说:

“在此大悲教法中,

你若不用‘实无一物’与‘自我不净’的槌子,

打破我执的头颅,

又将如何找到上师?”

说完,此人便如虹光般消失无踪,那洛巴又倒在地上了。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见,于是继续边走边祈祷。

在另一个山头,他看到有个人正在撕扯死人腹中的内脏,将内脏一段段割出来。那洛巴遂上前问他是否看过帝洛巴,他答:“有啊!不过在告诉你之前,先帮我把这具腐尸的肠子给切下来。”

那洛巴不肯,于是那人遂化入虹光中央,说道:

“若你不用无所参考境中究竟无生之性,

来切断轮回的纠结,

又如何能找到上师呢?”

言毕,那人就如虹光般地消失了。

那洛巴再次晕厥。

当他自昏厥中苏醒过来后,继续边走边祈祷。

接着他看到河边有个恶人,把活人的胃剖开,用热水去洗它。于是,就上前问他是否见过尊贵的帝洛巴。那人答道:“是见过,待会儿再说,先帮我弄!”

那洛巴又拒绝了,那人就化入空中光圈里,说道:

“若你不用深妙教法的水,

洗净这本性解脱、却代表串习思虑尘埃的轮回世界,

又如何能找到上师呢?”

言迄,就消失于空中,这令那洛巴又晕厥过去。

那洛巴从昏厥中苏醒之后,继续祈祷,向前迈进。

他到了一个城市,见到当地的国王,于是又问对方是否见过帝洛巴。国王回答:“见过,不过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得先娶我女儿才行。”

他接纳了那女子,似乎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和她相处。但是国王不想让他走,就把女儿带回来,嫁妆也拿回来,然后离开了房间。那洛巴不知道这是场幻相,而认为现在必须修阿毗达那瑜伽法,施加武力才行。结果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难道没受幻相欺骗吗?

因贪欲及嫌恶而落入了下三道,

又如何能找到上师呢?”

接着,全部的王国都消失了,不堪再次受到打击的那洛巴又晕了过去。

那洛巴苏醒后,又念着祈祷文踏上旅程,直到他见到一个黝黑的人,带着弓和箭,后有一群猎狗相随。

“你见过帝洛巴吗?”

“见过。”

“告诉我他在哪里?”

“把弓和箭拿去,射死那头鹿。”

那洛巴拒绝了。

那人说:

“我是一位猎人,

以无欲幻身之箭,

张开本质明光之弓,

我将杀死‘信有自我’五蕴山陵上,

东奔西窜的那些鹿群,

明日将赴湖畔垂钓去。”

言毕就消失了,那洛巴发现自己又失去见到上师的机会,不禁又昏了过去。

在苏醒之后,继续念着祈祷文寻找上师,而来到一个鱼群丰富的池塘边上。那附近有两个老人正在耕田,每一发现虫子,就将虫子捏死然后吃掉。

他上前问道:“你们见过帝洛巴吗?”

“他和我们在一起啊!但在我告诉你之前……喔!太太啊!过来弄一些东西给这位比丘吃。”

老太太从她的网中拿出一点鱼和青蛙,将它们活活丢下锅去烹煮。煮好了,就请那洛巴吃。

那洛巴说:“我是个比丘,所以过午不食的,而且,我也不吃肉。”

他心里想着:“我受这位老太太的邀请来吃活活烹煮的鱼和青蛙,铁定是犯戒了。”因此很沮丧地坐在那里。

老人荷着斧头回来,便问太太:“你有没有弄些食物给这位比丘吃啊?”

她答道:“他好像很笨,我煮了一些食物给他,他却说不想吃。”

于是,老人就把锅子丢入火里,鱼和青蛙全都飞上了天空。

他说道:

“穿戴串习所成思绪的镣铐,是难以找到上师的。

若你不将这些串习所成思绪之鱼吃下去,

却追求会增加我执觉受的喜悦,

那又如何能找到上师?

明日我将杀死父母!”

言毕就消失了,可怜的那洛巴再次晕厥。

那洛巴苏醒后,又遇到一个人,将其父亲刺在木桩上,又把母亲关在地牢中,准备将他们杀害。他们大叫:“喔!儿子啊!不要这么残忍。”那洛巴看到后非常反感,但还是上前问那个儿子是否见过帝洛巴。那人说:“帮我杀死带给我不幸的父母,我就告诉你帝洛巴的消息。”那洛巴很同情那人的父母,不愿成为这个杀人犯的共犯。那人就说:

“若你不能杀死二元分别的父母,

其所滋生的三毒之物,

那么要找到上师就很困难了。

明天我将出门行乞。”

光明灿烂的法语,震撼那洛巴的心灵,令他再次晕眩。

那洛巴由昏厥中醒过来后,一边祈祷一边走,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那里有个人认出他是阿哈雅吉帝,就问:“你为什么到这里来?是来看我们的吗?”

“我现在只是个库素里巴(注),不用接待了。”

那位隐士仍坚持礼数,并且问他来此地的原因。

那洛巴说:“我是来找帝洛巴的,你见过他吗?”

“你的寻找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这里有一个乞丐,声称他是帝洛巴。”

那洛巴向里看,见到火堆旁坐着一个人,正在煎活鱼。隐士们看到了,都非常生气,群起围殴乞丐。乞丐就问:“你们不喜欢我所做的事吗?”

“在这静僻的兰若行恶,我们怎么会喜欢?”

乞丐一弹指,说:“洛嘻伐嘎札!(鱼儿离开)”鱼就全都回到湖里去了。那洛巴明白,这人一定是帝洛巴,于是双手合十,向他求法。

上师拿了一把虱子给他,说:

“若想断除业习思绪之不幸,

以及无尽道途上根深难除的倾向,

通往一切众生的究竟本性,

首先你必须杀死这些虱子。”

那洛巴下不了手,于是那人说:

“若你不能杀死自生自灭业习思绪的虱子,

就很难找到上师。

明日我将去参观一场怪物秀”

言毕就消失了。

那洛巴颓然地起来后,又继续他的旅程。

他来到一片宽广的草原,上面有许多独眼的人,有个盲人能看东西,有个没有耳朵的人能听声音,有个没有舌头的人能讲话,有个跛脚的人跑来跑去,还有一个尸体自己在煽凉。

那洛巴问他们是否见到帝洛巴,他们回答:“我们没见到他,也没见到其他人。若你真想找到他,就听我们的话:

‘具足信心虔诚与确定。

乃成高贵妙法器、信念勇锐之弟子。

于道恒信师心圣妙意,

挥舞直观刀锋为见地,

骑乘乐明良驹以摄心,

离于对待枷锁乃正行。

自明旭日闪耀遂明了,

一眼即具多眼之功德,

眼盲即是视而不见物,

耳聋即是听而不闻音,

静默即是说而未出声,

足跛即是行而无催逼,

死者不动即是无生之清风(如扇所煽之气流)’”

大手印的象征物如是地揭示了,而一切事物也随即消失。

意图自杀,立志于来生值遇上师

因为一直找不到上师,那洛巴动了自杀的念头,并希望来生能找到上师。

他对自己说:“虽然我遇见了尊贵帝洛巴种种的化身,但却没能幸运地亲见他本人。现在没能找到他,而得丢脸地回去。我受到这个由前世业力所造之身的牵绊。现在我要舍弃它,并立志来生遇见上师。”

他以绝望之心作了这首歌:

“我依循勇父之预言,

放弃僧众教法之根本,

离开持律精严众法侣,

未能听从他人的忠告,

尽管经历诸般困苦,

仍旧未能寻获上师,

我将抛弃此身所成之障。

于未来世继续寻觅亲上师。”

他拿起刀子,正当要下刀之际——

遇见帝洛巴,并得入其门下

天空传来一个声音:

“若你没能找到上师,

那么出佛身血又如何能找到?

你邪恶心思所期望的人,

不就正是我吗?”

一个穿着棉裤的黝黑男人走了过来,头发束成一髻,双眼突出而充血。那洛巴激动地边哭边跪了下来,双手合十,说道:

“我怎么会想到在不定、漂浮如云的事物中寻找真理呢?

阿拉斯!

您过去未展现慈悲,

从今起请慈悲地纳受我吧!”

帝洛巴说道:“自从你见到我所化现的麻风女之后,我们就从来未曾分开过,如同影子随身形而走一样。你见到的种种境界,都是由自己恶行所产生的染污,因此你认不出我来。”

他又继续开示:

“汝乃光辉无暇妙法器,

堪受空行密邦满愿之宝、密集真言之法教,

捕捉真实自性如意珠,

此即空行秘密之国度。”

接着他完整地教导那洛巴依止四部传承上的师的方法,开示邬金智慧勇父之奥义,收那洛巴为弟子,并鼓舞其精神。


注释

库素里巴:梵文原音“库萨里”。藏文中,指只有三种念头的人,除了吃喝、拉撒、睡觉之外,他舍弃其余一切事物,完全投入禅修。这种人现在被称为“库素鲁巴”。是指放弃了一切工作,经常到山中闭关的人。

选自《那洛巴的生平及教法》噶玛巴自生金刚 著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佛说佛医经》全文,让您了解
《莲师心要建言》目录 前言
密勒日巴尊者传(精华版)
《八十四大成就者传》目录 赞
简单易行的烟供仪轨!对空游饿
《莲师心要建言》第六章 除障
印光大师:养气寡欲,以念佛为
莲师心咒的广大功德利益!
诸佛菩萨名号集——宝珠鬘
【佛教常识】诸大菩萨及其忿怒
《佛说佛医经》全文,让您了解
《莲师心要建言》目录 前言
密勒日巴尊者传(精华版)
诸佛菩萨名号集——宝珠鬘
简单易行的烟供仪轨!对空游饿
至尊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传
莲师心咒的广大功德利益!
秋阳创巴仁波切:依止上师的几
《莲师心要建言》第一章 宝钉
《八十四大成就者传》目录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