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如意宝”,只要有人祈祷它,就能够满足一切愿望。其实如意宝人人都有,只不过有人认识、有人不认识罢了。那就是我们这颗心,它是智慧的源泉,是身体和语言的主宰。它本身纯净、剔透、光明,就像清亮的水,如果玷染了其他杂质,就会现出不同程度的污浊形态。依靠各种方法去除这部分不良的品性和习气,让心恢复到本来清纯的面日,就可以拥有如意宝一般的作用。

《宋书》中说:“厚德载物,灵心隆贵。”以道德为体,诚实稳重,所思所想上循天理,下顺人心,有分寸,不轻浮,不朝三暮四,这样的心灵也仿佛如意宝一样隆贵,据此发挥她的潜能,肯定可以实现自己和他人的一切愿望。因为内心稳重的人,道德修养如大地般深厚,在处理事务时,自然容易具足妙慧;有了妙慧的观照,就会避免很多歧途,成就无边善妙品行。

吴王寿梦的小儿子延陵季札,是令孔子都非常钦佩的君子。有一次,应邀北上出使晋国等中原各国,途经徐国。徐国君主对宝剑情有独钟,季子身佩价值千金的宝剑令徐君深生爱慕,口中却未敢明说。季札察觉到了,由于使命尚未完成,就没有立刻把宝剑送给徐君。等到出使回来再次路过徐国时,徐君已经死了,季子于是将价值千金的佩剑挂在了徐君墓前的树上。

返回的路上,驾车人问道:“徐君已经死了,这么贵重的宝剑还赠给谁呢?”

季子回答:“不是这样的。先前,我心里已答应赠剑给他了,难道能够以徐君已死为理由而违背我的本心吗?”

内心的想法,他人无法了解;活人享用的东西,亡人未必就能享用得到。也许有人会像驾车人一样,认为季子的做法实在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近乎于迂腐,然而,为什么季子会受到孔子等智者的敬佩呢?是因为他珍重自己的心宝,胜过价值千金的佩剑!俗人的习惯往往都是过分关注、追求那些外在的东西,对朝夕相伴的如意宝却视而不见。一个连如意宝都不认识的人,怎么可能会运用它,令自己事事如意呢?

列御寇为师兄伯昏无人表演射箭。他把装满水的杯子放在拿弓的手肘上,然后拉满弓弦,射出箭,一箭连着一箭,前一箭刚刚射出,后一箭已然拉满了弦,射出的后一支箭的箭头几乎接触到了前一支箭的箭尾,而杯子里的水竟然没有惊落一滴。

列子满以为自己精妙绝伦的射箭技巧会博得师兄的赞许。伯昏无人却说:“你射得很善巧,却仍属有心之射,而不是忘怀自心的不射之射。如果和你登上高山,走在摇晃的岩石上,面临万丈深渊,你还能射吗?”

于是伯昏无人便领他登上高山之巅,走上一个摇晃的岩石。当临近万丈深渊时,伯昏无人背对深渊,后退而行,双脚已有二分悬空了,才拱手作揖,请列子上来。列子早已吓得趴倒在地,汗水流到了脚后跟。

伯昏无人说:“至道之人,上测青天,下潜黄泉,遨游八方,神气不变。现在就如此恐惧,又怎能与道接近呢?你只不过是个初习者而已,尚未得其奥妙啊!”

道,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就像老子所说:“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但并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可以把握和体会的。获得这样境界的至诚稳重之人,由于内心没有一丝的私心杂念,无论身处任何境地,都会泰然自若、从容不迫。

明孝宗时,孔墉为田州卫知府,到任才三天,郡中的守备兵士全部调往别处,当地的峒人乘隙叛乱攻城。众人提议闭城固守,孔墉说:“我们势单力孤,能支持多久呢?只有对贼人晓之以理,或许能解除危机。”

孔墉只身前往峒人叛军营寨。叛军带着兵器出寨迎接,孔墉下车,径直进入屋内对贼人说:“我是你们的父母官,等我坐下后,你们可以向我参拜。”

叛军取来坐榻,放在屋子中间,孔墉坐定后要众贼上前。

叛军首领问孔墉的身份,孔墉说:“我是孔太守。”

叛军首领问:“你可是孔圣人的后辈子孙?”

孔墉说:“正是。”

于是峒人行礼叩拜。

孔墉说:“我深信你们都是善良的人,只不过生活困苦,走投无路,才沦为了盗匪。前任太守未能体谅你们的处境,动不动就派官兵围剿,想将你们赶尽杀绝;我奉朝廷派遣,身为你们的父母官,看待你们就像是我的子孙,哪里忍心加害你们?你们若相信我,肯归顺我,我自当赦免你们的罪,你们护送我回府城,我会以稻谷布帛相赠,希望你们日后能为良民,不再抢掠;若是不肯归顺,也可以杀了我,日后自然会有官军前来问罪,这后果你们要自行负责。”

叛军首领说:“果真如太守所说,能体恤我等处境,我等发誓在孔公任内,不再侵扰地方!”

孔墉说:“我话说出口就算数,你们不必多疑。”

峒人又再拜谢。

孔墉说:“我饿了,你们替我准备饭菜吧!”

峒人急忙备饭,孔墉一顿饱餐,众人大感惊异。

这时已近黄昏,孔墉又说:“天色已晚,看来今晚我已赶不及入城,就在此地暂住一夜吧。”峒人立即铺床整褥,孔墉意态安闲从容入睡。

第二天用过早饭,峒人牵马护送孔墉回城,从此不再危害地方。

德,是一种贤善品性,心中拥有了这些善妙品德,就可以给自己和他人带来极大的利益。具足了一切美德的至善之人,是一切生命的呵护者,所到之处,自然人心归向,气象和平。

当稳重的如意宝呈现在心中时,语言如深藏着明珠的湖泽一样透彩明媚,身体如蕴藏着琼玉的宝山一样熠熠生辉,内心澄净如明镜止水,胸襟广阔像天空无垠,自然不会被名利所牵、贫富所动、权威所拘,应接如流水行云,器量如海涵春育。正如古人所言:“意粗性躁,一事无成。心平气和,千祥骈集。”

在道德风尚每况愈下的今天,人们的心常常如水中浮萍般,随风逐浪飘摇不定。想成名,想发财,想当官,想当企业家、科学家、艺术家……这些理想的背后,如果没有内心稳重的基础,缺乏贤善的德行,一切一切都将难以实现。古人曾说:“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为此,我们不能不时时回过头来警窥自心啊!

妙慧为才所属,稳重为德所摄。通常而言,聪慧、明察、坚强、果毅称之为才;正直稳重、公平宽和待人称之为德。

慧,有正与邪之分:正,就是无误取舍的妙慧;邪,就是违天悖理的邪慧;正邪未分为聪慧。具足妙慧,就能够安住在稳重的善道中,就能够扎下殊胜的如意妙树般的根。

才,虽然亦有正与邪之分,然而世人一言而论之,统称为人才。

才,是德的辅助;德,是才的统帅。例如,云梦地区生长的竹子以刚劲著称于天下,然而不将弯曲的矫正,不用羽毛佩束在它的上面,就不能作为利箭射透坚物;棠溪出产的铜材以锐利著称于天下,然而不经熔炼铸造,锤锻砺锋,就不能作为兵器击穿硬甲。

德才俱全,称为圣人;德才全无,称为愚人;德胜于才,称为君子;才胜于德,称为小人。才与德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俗人往往径渭不分,一概而论之为贤明,于是就错认了人。

古人选取人才的时候,会采取这样的方法:如果找不到圣人,可以委任君子;与其选取小人,不如启用愚人。为什么呢?圣训说:“君子挟才为善;小人挟才为恶。挟才为善之人,善无不至;挟才为恶之人,无恶不作。”愚人,虽然想做不善,由于慧力不济,能力不胜任,如同吃奶的幼狗扑人,人能将他制伏;小人,由于邪慧十足,容易实践他的阴谋,力量足以得逞他的残暴,犹如恶虎生翼,难道这样的人危害不大吗!

具德的人令人尊敬,具才的人使人喜爱;喜爱的人容易亲信,尊敬的人容易疏远。察选人才的人,经常被别人的才能蒙蔽,而忽漏了他们的德性。自古至今,国家的乱臣奸佞,家族的败家浪子,由于才有余、德不足,导致家国覆亡的事件不胜枚举。所以,治国安家的人若能审察才与德的两种不同标准,明白选择的先后,又何必担心失去人才呢?同样,能善察明了自己才与德两种不同的差距,并善加弥补增强,又何愁自己不成为一个人才呢!

由此可知,具有取舍妙慧与稳重的品德,是一切道德规范的根本,如同树木的根一样,可以使树身枝叶茁壮成长,并致开花结果。具足道德规范的根本,其余一切才德定会日渐圆满。我们万万不要等闲视之,需要经常自我反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才是!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忏悔很重要——《漫谈弟子规》
《千字文》讲记(刘宏毅)
咀嚼菜根:事留余地,便无殃悔
《孟子》:心正,身正,行正
老子:做人如水
咀嚼菜根:无名无位 无忧无虑
凡众生,皆须爱——《漫谈弟子
咀嚼菜根:拔去名根,融去客气
每日国学:人生十年曰幼
《漫谈弟子规》节选一百三十八
王阳明家训最经典的十句
口德影响运势,有10种话最
《道德经》中9句话,道尽无穷
《孟子》:心正,身正,行正
每日国学:象日以杀舜为事,立
五千年文明沉淀出的大智慧
钱要用在刀刃上——《二规教言
《三字经》拼音版
每日国学:人生十年曰幼
德行应从小培养——《漫谈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