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忏悔

南栝急匆匆地去找琉璃。

日记在那个外星人遇到琉璃之后,就嘎然而止了。

“琉璃,后来呢?”南栝急切地问。

“后来,得靠你去书写。”

“啊?”

“南栝,你愿意帮助那个‘外星人’吗?”

“我能吗?怎么帮?”

琉璃解下她一直戴在脖颈上的玉葫芦,递给南栝。

“想办法让他戴上葫芦,并告诉他一句话。”她附在南栝耳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南栝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眼前一花,再定神发现景色已变,眼前一个男人惊恐地看着自己:

“你、你、你是人是鬼?怎么凭空出现……”

南栝仔细一看,这个人就是那个外星人的寄主。

因为那个外星人的生魂也讶异地瞪着自己呢。

南栝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死死地拽住那个男人,趁着他被吓得慌神的瞬间,将手中的玉葫芦迅速地往那个外星人灵魂的脖子上一套。

正中!

南栝得意洋洋地想,以前家里养着小狗时,每天晚上就是他负责把小狗套住,然后牵回窝睡觉,看来这手绝学还是没生疏啊。

然后,他在外星人的耳边大喊:

“星尘,琉璃喊你回去吃饭!记得把葫芦装满水再回去!否则她打你!嗡啊吽班扎格热巴玛色得吽!”

整个空间剧烈地晃动,南栝只觉得一晃眼,自己又回到琉璃的身边。

琉璃正泡好了茶,笑眯眯地看着他。

“成功了?”

“嗯……”南栝呆呆地点头,有点反应不过来。

“坐吧,这可是用月桂泡的红茶,常羲只给了我一点点,平时我都舍不得喝呢。”

“我这就算帮了他啦?”南栝不可思议地问。

琉璃笑眯眯地把那本日记递给南栝。

南栝难以置信地看着日记上,原本空白的纸,现在已经填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故事又有了新的发展:

我后来离开了那个绝望的家庭主妇,寄生于一个失意的年轻人身上。

世道越发艰难,年轻人刚刚考进了一个大公司,还来不及高兴,就赶上了失业潮,被裁员了。

拿了公司给的遣散补助,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沮丧地走到公园里的一处长椅坐下。

他垂着头,整个人透着浓浓的绝望。

我看着他这样,也叹气。

有的时候,不是你做错了什么,而是你运气不好。或者说,福报不够。

我想起化为蟒蛇的老和尚,他临死之前再三告诫我,遇事不要起怨怼之心,就是最大的福报。

而在这个世界上,不管要做什么事情,福报太重要了。

但是有多少人能认可这个道理,进而做到如此呢?

中午的阳光洒在年轻人身上,却融化不了他内心的悲伤和绝望。

我正出神地想着事情,突然空间剧烈地震动起来,在年轻人的身边凭空出现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少年的眼光透过年轻人落在我身上。

我心里警觉,还来不及反应,少年已经迅速将一根绳子往我的脖子上一套,居然套住了?!

我正惊愕,少年却大喊:

“星尘,琉璃喊你回去吃饭!记得把葫芦装满水再回去!否则她打你!嗡啊吽班扎格热巴玛色得吽!”

然后少年又凭空消失了。

我的头特别地疼,我低头一看,少年套在我脖子上的,是一个碧绿的玉葫芦。

葫芦……琉璃……

我的头剧烈地疼痛起来,无法自抑地大吼大叫,并且离开了寄主,在虚空当中疼痛地翻滚。

突然,天空被撕裂开一条缝。

一股巨大的吸力,将我吸进天空的缝隙里,然后天空又迅速地恢复原状。

我随着那道缝隙,消失了。

另一端,玉葫芦又回到琉璃的手中。

“嘀嘀嘀……嘀嘀嘀……”

我头疼欲裂地勉强睁开眼,随手把闹钟摁停。

天哪……头好像被砍过一遍刚刚接上,太疼了。

我挣扎着起床,然后坐在床沿扶着头。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我是一个外星人?最后好像还只有灵魂没有肉身?……

啊,真是可怕的梦……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我勉强洗了脸,冰冷的水泼在脸上,让我的神智慢慢恢复,清晰起来。

我是一个医生,并且是举世闻名的大国手。

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在多个医术交流的场合,对于那些试图用“灵魂出走”解释植物人病因的同行嗤之以鼻,大肆抨击和讽刺,连佛法也一并否定一通。

这些倒也算了。

有一次,我的母亲为我虔诚求来了一个佛像挂件,说是可以保护我。

母亲殷殷说服我戴上,说是我的工作尽是些重伤的病人,是在和阎王抢人,还是小心为上。

何况母亲觉得我最近的气色很不好,她有点担心。

我明面上不想忤逆母亲,待她离开我家时,我就将挂件摘下来扔到一边,心里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什么乱七八糟?!

我尽力抢救了一个被好心人送来的流浪汉。

医药费还是我自己掏钱垫的,因为流浪汉身无分文。

后来,流浪汉出院之前,特地去感谢我。

本来笨拙说着感谢词的流浪汉,突然仔细地看着我,然后自言自语:

“算啦,谁让你救了我呢?”

“什么?”

流浪汉正色地告诫我,回家马上把母亲送的佛像挂坠戴上,然后就去睡觉。

“啊?”

“你会因为一场事故,变成植物人,然后遭受很大痛苦……不过,幸亏你为人善良,救了很多人……”

我一脸懵地看着流浪汉。

他到底在说什么?

“去睡吧!希望梦中消掉所有业……”

后来,我回家之后,稀里糊涂地戴上那个佛像挂件,就睡了。

然后就做了那个怪梦。

我翻看着那个挂件,上面写着“南无莲花生大师”。

我无意识地随口念了一遍。

空间剧烈地抖动,然后我又失去知觉。

“……快起来!醒醒!你这个臭小子!”

嘈杂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逼迫我睁开双眼。

一张老顽童一样的面孔出现在我眼前。

“师父……你怎么来了?”我虚弱地问。

“不来,你能醒吗?”

“啊?”

“你犯了那么多的错:两舌、恶口骂同门师兄弟、造谣、诽谤莲师……你你你!居然投机取巧,求莲师让你在梦里受报了业?我交代你的闭门磕头忏悔,你是当耳边风是不是?!”

我两手撑着头,终于想起来:我是一个佛弟子,因为是在家人,戒律也只是受持不杀生这一条,其他的都做不到。

那天,因为喝了太多酒,和同门的师兄弟发生了一点口角,结果在酒精的作用下,胡言乱语了许多……

果然要戒酒啊。

后来师父赶过来,将我打骂一顿之后,要我诚心闭门忏悔。

我模糊地记得,在佛台前,我跪在莲师像前哭了又哭,请莲师救救我,帮帮我,我知道错了。

然后……然后我就记得自己睡着了……

啊,我做了连环套的梦呢。

我先是一个外星人,然后又变成一个医生……可是整个经历的过程诡异奇怖,让人一想就忍不住打冷颤。

难道真是莲师慈悲,让我在梦里了业?所有那些梦里恐怖的经历,原本都是我会去一一感果的?……

回想起梦的内容,我再次打了个冷颤。

幸亏莲师的慈悲救度。

连我这种酒后胡言乱语、诽谤莲师的人,他都慈悲地救度,没有舍弃。

感恩您,莲师……

我心有余悸地不断祝祷。

可是,梦里面的那个碧玉葫芦,那个叫做琉璃的医生,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那么熟悉?

番外三

“琉璃,如果有一天,修道遇到违缘怎么办?”星辰仰首看着天上的星星,满怀担忧:“我担心我会忘记自己的初心。”

“放心吧,到时候我一定会提醒你的。”琉璃满不在乎地笑着:“谁让你是我师兄呢?”

“真的?”

“师父不是让你好好修莲师法吗?你一千万的莲师心咒圆满没有?”

“还没呢……”星辰有点心虚和不好意思。

“来,快点回去念吧。”琉璃拉着星辰往回走,一边欢快地唱着莲师心咒:“嗡啊吽班扎格热巴玛色得吽……星辰你今天打水了没有?”

“啊,忘了!糟了,连打水的葫芦都不知道搁哪了……”

“你怎么总是这副手忙脚乱的德性?”

“所以我才担心自己的修道……琉璃,你的承诺要记得啊,不管过了多久。”

“好啦,一定记得。”琉璃挥挥手:“我们快点回去吃饭,真是的,天天喊你回去吃饭……”

“谢谢你,琉璃。”

“谢谢莲师吧!嗡啊吽班扎格热巴玛色得吽……”莲师心咒飘扬在山谷的上空,莲师的加持力千百万劫地周遍众生……

番外四

“为什么要受的业报可以在梦里经历抵消?为什么他书里世界和我们的世界能交集?为什么我可以进去救他?为什么他其实也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为什么我可以用葫芦套住他?为什么葫芦又回到你的手里?为什么……”南栝的十万个为什么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本书迎面砸脸。

他懵呆地看着书的名字——《圆觉经》。

“为什么要我看这本书?……”

第四折终

作者:Mercy

书名:《如梦令》

本篇连载小说已获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一)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二)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三)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四)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五)

目录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六)
你真的想要996.ICU式的
被财富占据的心灵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二)
别嫌弃你的爹妈
兰心悠远逸琴弦
不较真,你就轻松了
望秋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五)
诗情画意 - 楚泽流芳
警惕!别让这些消耗孩子的福报
别嫌弃你的爹妈
活得太清楚,是最大的累
诗情画意 - 楚泽流芳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六)
你的迷茫,终会败给坚持
你若简单,世界就难以复杂
如梦令|第四折 山海记(三)
教育中的墨菲定律
那天 那次 那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