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的一篇作文被老师选送到学校参加六一朗诵比赛。赛后,我以其出色的表现被评委力荐参加全县朗诵比赛。得知此消息的母亲特地为我买了一件新衬衫,送来的时候,为了节约3元钱的车费,顶着烈日走了十多公里的山路。

那时,我正被校长叫到办公室,校长亲口告诉我,县里的比赛我不用去了。那个可恶的老头并没有告诉11岁的我任何原因或者是理由。回到宿舍,我一头扑进母亲的怀里,不解与委屈化成泪水汹涌而出,湿透了妈妈的肩膀,也湿透了我那颗年少的心。

带着那个年龄本不该拥有的遗憾与伤痛,我跨进了县一中的大门,并开始讨厌写作文。每次作文课及周测验,我要么乱写一通,要么根本不写。奇怪的是,教语文的黄老师从没向我问过为什么,也从未在班上提起过有同学交白卷的事,一副任由我堕落的样子。

期中考试的前几天,我出了点意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造成右手尺骨骨折,以致整个期中考试我都是靠左手握笔完成。当然,语文的作文题我依旧一字未写,那时候的作文分占语文科满分100分的40%,总分60分以下为不及格,60至80分为中等生,80分以上属于优等生,但我依然无所谓。

发卷子的那天,阳光出奇的灿烂,坐在靠窗位置的我不得不用手拿着书挡住透过窗户玻璃照射进来的刺眼光线。卷子发完,我正想问老师我的怎么没领到,这时黄老师开口说道:“同学们,我手上还有一份卷子,这是肖进同学的,我把卷子举高,大家可以看到,我给的分数是80分。我想说明的是,这个分数是我虚构的,因为肖进的作文一个字都没写,我了解到他各学科的学习成绩都不错,我推断他之所以不写作文是因为他用左手写字的时候,速度慢,造成考试时间不够,我相信,假如给肖进同学足够的时间,他也照样能够获得这真正属于他的80分,大家说,我的推断对吗?”

一声整齐的“对”之后,便是如雷般的掌声。这时候,我的手早已将书放了下来,扭过脸,面对窗外,我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灼热的阳光会晒不干我脸上的泪水。

课后,黄老师单独找到我,对我说:“从你第一次测验不写作文,我就想找你谈谈,但我观察了一下,你是一个勤奋努力的孩子,我相信,你心中一定有个让你刻骨铭心的伤痛,我不会问你那是什么,那样只会让你更痛,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还小,人生还有很多的路要走,不要因为一次走路的摔倒而忽略了自己还会奔跑,答应老师,忘掉它,好吗?”

至今我都不会忘记,在那样一个看似平凡对我却是刻骨铭心的日子里,有这样一位老师,用他宽厚仁慈的心、一个善意的谎言,来修补我受到委屈的心灵以及残缺不全的青春;看似平凡的背后,是何等独特的良苦用心,让我走出了那个朗诵比赛所创造的挥之不去的阴影,重新拥有了学习甚至是生活的信心。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半生已过,学会放过
用佛法智慧转变生活逆境
小壁虎断尾巴
凡事留点余地,是一个人极高的
中秋节文化历史——猜灯谜
你是不是传说中的向日葵族呢?
妈妈,你为何生我?
邓亚萍留学最大收益非知识是方
特级教师精选故事:理想信念
成功需要自信
如果事与愿违,请相信命运一定
半生已过,学会放过
半饱的人生
知福、惜福,才能感受幸福
别让你的快乐贬值
生命之旅由自己驾驭
认清自己,看懂他人
你有多守时,就有多靠谱
人为什么要善良
心态是一切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