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有一天,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在密苏里州西北部的一间荒废的老木屋的阁楼上玩。当我从阁楼爬下来的时候,先在窗栏上站了一会儿,然后往下跳。我左手的食指上戴着一个戒指。当我跳下去的时候,那个戒指钩住了一根钉子,把我整个手指拉脱了下来。

我尖声地叫着,吓坏了,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在我的手好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为这个烦恼过。再烦恼又有什么用呢?我接受了这个不可避免的事实。

现在,我几乎根本就不会去想,我的左手只有四个手指头。

几年之前,我碰到一个在纽约市中心一家办公大楼里开货运电梯的人。我注意到他的左手断了。我问他少了那只手会不会觉得难过,他说:“不会,我根本就不会想到它。只有在要穿针的时候,才能想起这件事。”

令人惊讶的是,在不得不如此的情况下,我们差不多能很快接受任何一种情形,或使自己适应,然后完全忘了它。

我常想起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有一座十五世纪的老教堂,它的废墟上有一行字:事情既然如此,就不会再有它样。

在漫长的岁月中,你我一定会碰到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它们既然是这样,就不可能是它样。我们也可以有所选择。我们可以把它们当做一种不可避免的情况加以接受,并且适应它,或者我们可以用忧虑毁了我们的生活,甚至最后可能会弄得精神崩溃。

下面是我喜欢的心理学家、哲学家威廉·詹姆斯所作的忠告:

要乐于接受必然发生的情况,能够接受所发生的事实,是克服随之而来的任何不幸的第一步。

下面是我的一个学员康莉的故事:

在庆祝美军在北非获胜的那天,我被国防部来电告知我的侄子在战场上失踪了。后来,又一封电报说他已经死了……我悲伤得无以复加。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生活很美好。我热爱自己的工作,又努力带大了这个侄子。在我看来,他代表了年轻人美好的一切。我觉得我以前的努力,现在正处在收获期。可现在,我的整个世界都被粉碎了,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悲伤过度,决定放弃工作,离开家乡,在眼泪和悔恨之中度过余生。

就在我清理桌子,准备辞职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封我已经忘了的信——几年前我母亲去世后这个侄子给我寄来的信。信上说:“当然,我们都会怀念她,尤其是你。不过我知道你会撑过去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教我的那些真理,永远都会记得你教我要微笑。要像一个男子汉一样承受发生的一切。”

我把那封信读了一遍又一遍,觉得他似乎就在我身边,仿佛在对我说:“你为什么不按你教我的办法去做呢?撑下去,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把你个人的悲伤掩藏,微笑着继续过下去。”

于是,我一再对自己说:“事已至此,我无力改变,但我能够像他所希望的那样继续活下去。”我开始把所有的思想和精力都用于工作,我写信给前方的士兵,给别人的儿子们;晚上,我参加了成人教育班,找到新的兴趣,结交新的朋友。我不再为已经永远过去的那些事悲伤。现在的生活也比过去充实完整了。

她教会了我们都应该学会的道理,那就是:必须接受和适应那些不可避免的事,这不是很容易学到的东西。就连那些在位的皇帝也常提醒自己。乔治五世在白金汉宫墙壁上写下这句话:教我不要为月亮哭泣,也不要因错事后悔。

叔本华说:“能够顺从,是踏上人生旅途最重要的一件事。”

很明显,环境本身并不能使我们快乐或不快乐,我们对周围环境的反应才能决定我们的感觉。

必要的时候,我们都能忍受得住灾难和悲剧,甚至战胜它们。我们也许认为自己办不到,但我们的内在力量却坚强得惊人,只要肯加以利用,就能帮助我们克服一切。

已故的布斯·塔金顿总是说:“人生加诸我的任何事情,我都能接受。除了一样——瞎眼。那是我永远也没有办法接受的。”

然而在他60多岁时,一天,他低头看着地上的地毯,色彩一片模糊,他无法看清它的花纹。他去找了一个眼科专家,证实了一个不幸的事实:他的视力减退,有一只眼睛几乎全瞎了,另一只离瞎也为期不远了。他最怕的事情终于降临到他的身上。

对这种“最可怕的事”,他有什么反应呢?他是否认为他的这一辈子就此完了?没有,他自己也没想到他还能活得非常开心,甚至还能运用他的幽默感。以前,浮动的“黑斑”令他很难过,它们会在他眼前游过,遮住了他的视线,可是现在,当那些东西从他眼前游过的时候,他却说:“呵,又是黑斑老爷来了,不知道今天这么好的天空,它要去哪里?”

当他完全失明后,他说:“我发现我能承受视力的消失,就像一个人能承受别的事情一样。要是我五种感官全都丧失了,我知道我还能够继续活在自己的思想之中,因为我们只有在思想里才能够看,只有在思想里才能生活,不论我们是否知道这点。”

为了恢复视力,在一年之内他接受了12次手术,他有没有害怕呢?他知道这都是自己必须要做的,没有办法逃避,所以惟一能减轻他痛苦的办法就是痛快地接受它。他还试着使大家开心。

这件事教会他如何接受不可改变的事实,使他了解到,生命所能带给他的没有一样是他力所不及的,也让他理解了弥尔顿说的:“瞎眼并不令人难过,难过的是你不能忍受瞎眼。”

要是我们遇到一些不可改变的事实时就此而退缩,为它难过,我们也不可能改变这些事实,可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

我是不是说,在碰到任何挫折时,都应该低声下气呢?不是,那样就成为宿命论者了。不论在哪种情况下,只要还有一点挽救的机会,我们就要奋斗。可是普通常识告诉我们,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也不可能再有任何转机时,为了保持我们的理智,让我们不要“左顾右盼,无事自扰”。

福特曾说:“碰到我没办法处理的事情,我就让它自己去解决。”

罗马哲学家艾毕克泰德告诉罗马人:“快乐之道无他,就是我们的意志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不要去忧虑。”

创办了遍布全美的连锁店的潘尼告诉我:“哪怕我所有的钱赔光了,我也不会忧虑,因为我看不出忧虑可以让我得到什么。我尽可能把工作做好,至于结果就要看上帝的了。”

克莱斯勒公司总经理凯乐先生说:“如果我碰到很棘手的情况,只要是想得出解决办法的,我就去做。否则,就干脆忘掉。我从不为未来担心,因为没有人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未来太不确定,何必为它担心?”

莎拉·伯哈特,算得上深谙此道的了。50年来,她一直是四大州剧院独一无二的皇后,深受世界观众的喜爱。71岁那年她破产了,而且她的医生告诉她必须把腿锯断。他以为这个可怕的消息一定会使莎拉暴跳如雷。可是,莎拉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如果非这样不可的话,那只好如此了。”

她被推进手术室时,她的儿子站在一边哭。她却挥挥手,平静地说:“不要走开,我马上就会回来。”

去手术室的路上,她背她演过的台词给医生、护生听,让他们高兴,“他们受的压力比我要大得多呢”。

手术很顺利,恢复健康后,莎拉·伯哈特还继续周游世界,让她的观众又为她痴迷了7年。

当我们不再反抗那些不可避免的事实之后,我们就能节省下精力,创造出一个更加丰富的生活。

没有人能有足够的情感和精力,既抗拒不可避免的事实,又能利用这些情感和精力去创造新的生活。你只能在这两者中间选择其一,你可以面对生活中那些不可避免的暴风雨而去弯下身子,你也可以抗拒它们而被摧折。

我在密苏里州的农场上就见过这样的事情。我在农场上种了几十棵树,它们长得很快,后来下了一场冰雹,每根细小的树枝上都堆满了一层厚厚的冰。这些树枝在重压之下并没有顺从地弯下来,而是骄傲地反抗着,终于因承受不了而折断。这些树可不如北方的树木那样聪明,我曾经在加拿大看过长达好几百里的常青树林,从来没有看见一棵柏树或是松树被冰雪压垮,因为这些常青树知道怎么去顺从重压,知道怎样弯垂枝条,怎样适应不可避免的情况。

日本的柔道大师教导他们的学生:“要像杨柳一样柔顺,不要像橡树一样挺拔。”

你知道汽车轮胎为什么能在路上跑那么久,能忍受那么多的颠簸吗?开始,制造轮胎的人想要制造一种轮胎,能抗拒路上的颠簸,结果轮胎不久就被磨成了碎条。然后他们又做出一种轮胎来,吸收路上所碰到的各种压力,这样的轮胎可以接受一切。在曲折的人生路上,如果我们能接受所有的挫折和颠簸,我们就能够活得更加长久,我们的人生之旅就会更加顺畅!

要想克服忧虑,你必须学会:

接受不可避免的事实。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人生不是只有胜利
发掘更好的自己,才能遇见最好
他人犯错,常有己过
古训:格局越大,越不纠缠;智
高级的善良,是学会共情
蜗牛能去哪里
厚道是金
感谢遗憾
与人相处,要懂得换位思考
低调才能长远
有心为善,虽善不赏
他人犯错,常有己过
与人相处,要懂得换位思考
发掘更好的自己,才能遇见最好
人生不是只有胜利
如此做人一生平安
不因摔倒而忘记奔跑
着迷于倾听这样的心跳
赤脚的母亲
竹篮打水亦不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