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山祭

琉璃失去了她的所有记忆。

单师的师父那一弹,把她弹入轮回当中,不断转生。

第一世,她转生到一户贫苦的农户家里。

庄稼人家,稀罕的自然是能够干活的壮丁,听到生了个赔钱货的女孩子,她这一世的父亲,只是摸摸鼻子就走开了。

她的母亲,是一个强悍而泼辣的农妇,在生下琉璃之后,她自己还能挣扎着起身擦洗,并且在睡了一觉之后,就开始张罗整家人的晚饭。

琉璃静静地躺在床上,不哭也不闹。

她的母亲对于琉璃这样的配合很满意,毕竟孩子哭闹起来,是会占用她很多时间和精力的。

她的母亲就下地去插秧了。

坐月子?

别开玩笑了,穷苦人家哪有这种待遇。

一晃眼,琉璃投生为她的女儿已经十年了。

也许是宿世修行的原因,琉璃一直保有她自己的面貌,没有长得像这一世的父母。在十岁这一年,已经隐约可以看出她的美丽。

但是在这样的穷苦人家,美丽可能也是一种悲哀。

村长找到她的父亲,直接说了今年祭祀山神的贡品,就是琉璃。

琉璃的父母百般不愿,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怎么能让她去送死?

可是这是村里的规定,每隔五年就要祭祀山神,被选中的人家就是再不情愿,也不敢犯众怒。

琉璃那强悍的母亲,破天荒地抱着她哭了一场。

可是琉璃只是淡漠地帮她擦干眼泪。

她的母亲愕然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琉璃,以前只是觉得这孩子有点呆,现在都摊上这种事情了,怎么还如此?

莫非这个孩子是痴呆儿?

她的母亲一咬牙,即使是痴呆儿,也是她的孩子。

“孩子,我今晚就带你逃走。”她附在琉璃的耳边悄悄说道。

琉璃没有说话,她目视着远方。虚空中,她看到另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的哭泣。

她知道,那是她逃走之后,村长找了另一个女孩子当祭品。那个女孩子的母亲,在女儿被献祭之后,悲伤自尽了。

从小,她总是能在虚空中看见很多事情,但是她谁也没告诉,包括她的母亲。

当晚,她的母亲就带着她逃走了。

循着弯弯绕绕的山路,她的母亲背着她,不断地走不断地走,仿佛有无穷无尽的气力。

只有靠在她背上的琉璃才知道,她有多么地累、多么地恐惧、多么地绝望。

终于,在天亮的时候,她们翻到了山的另一边。

她的母亲刚想松口气,却突然看到村长带着几个人,在路口等着她们。

琉璃一贯地没表情,只是她的母亲神色灰败而激愤。

因为那群人里面,有她的丈夫、琉璃的父亲。

“她是你的女儿!”她激烈地控诉着这个事实。但是各种陈述都不能打动眼前众人的铁石心肠。

“阿娣,村长说你们若是跑了,就送弟弟去献祭……”琉璃的父亲艰难地解释。弟弟是他们两人的小儿子。

琉璃知道她的父亲在说谎。

事实是,她的父亲收了一笔钱——那个本来要代替琉璃去当祭品的女孩子家里,很是富裕。

那笔钱,足够他在这贫穷的山村安逸地过一辈子,甚至连她弟弟娶妻生子的费用都不愁了。

第一次,琉璃发现自己从虚空当中看到的事情,居然会发生改变。偏了偏头,她很讶异。

她的母亲最终还是敌不过众人,她们两人被扭送回来,并且圈禁起来。

这一关就是十天。

在这十天里面,琉璃的母亲反常地安静,并且如常地进食和睡觉,一点都没有想要逃走的意思。

琉璃皱眉看着虚空。

第一次,她看不见自己和母亲的未来。

山神祭祀的日子到了。

琉璃被梳洗打扮一番,就由众人抬到祭祀的洞口。

一番扰攘之后,众人把她扔进山洞里面,并且用巨石将洞口堵死。

洞里很昏暗,仅仅是由顶处极高的山间缝隙投射下几缕阳光。

琉璃借着这稀少的光源,往山洞深处走去。

赫然入目的,是许多具白骨。

琉璃并不觉得害怕,这必定是以前被送来祭祀的少女。

她看着一具具森然的白骨,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少女的故事一幕幕地从眼前掠过。

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都是那么不甘不愿,都是那么地委屈和愤怒,她们……都是含恨而死。

仿佛记忆深处有什么被触动,琉璃脱口而出:

“等我成就了,我就一定度你们解脱。”说话之间,她的眉心仿佛有光芒涌动。

琉璃正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子的话,怔忡之间,她却听见了母亲的声音。

原来母亲一直尾随而来,躲在一边等那些祭祀的人走了,她才敢出来。

“孩子,你等着!娘一定救你出来!”

救?怎么救?

琉璃看着堵着山洞口的巨石,觉得不会有什么希望。

她坐下来,就这么安静地坐着,看着极高处的几缕光线渐渐弱下去,然后迎来黑夜。

山洞外一直有微弱的声音,但是她并不明白那声音是什么。

在数了三次光线的明暗之后,琉璃讶异地发现,她所坐的地面,居然有声音传出。

那是她母亲的声音。

原来,她的母亲一直在山洞外面,日夜不停地挖出一条地道。

“孩子,再坚持一会,娘马上救你出去……”

三天三夜都没有进食的琉璃,其实已经很虚弱了,听见母亲的话,她强打起精神。

她想帮忙挖地,却发现没有工具也没有力气。

琉璃终于体力不支,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琉璃被她的母亲轻轻拍醒。

口里被喂入清冽的泉水,她勉强睁开双眼,看见了形容枯槁的母亲。

“孩子,我这里有两个馒头……”见到她醒来,她的母亲赶紧将一直揣着的两个馒头塞给她:“赶紧吃了,有点力气就赶紧跑吧。”

琉璃点点头,用手轻轻擦着母亲脸上的尘土,然后她看见了母亲满是血迹、已经骨肉模糊的双手。

她正想说什么,却突然在虚空当中看见:她的母亲,其实已经死了。

没有工具,她的母亲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挖地。她不敢停下来,因为山洞里她的女儿命悬一线等着她救命,整整四天三夜,她不敢有一刻的停歇,不吃不喝地一直挖着。

对孩子的爱,让当母亲的她不敢死,也忘记了死。

一种陌生而又强烈地情绪涌上琉璃的心头。

她抱着力竭而亡的母亲,无声地流泪。

她听见了母亲临死前还没有说出口的话:

“不要恨你父亲,快跑、快跑……”

流着泪,琉璃吃下两个馒头。

她把母亲的尸体安放在山洞最深处,然后从地道里逃出山洞。

她正庆幸没有辜负母亲,突然一阵锐利的刺痛贯穿她的腹部。

她低头,看见自己的肚子不断流血,因为有人用一把匕首从背后伤了她。

回头,琉璃看见了她的父亲。

“……你不能逃跑,否则钱就得退回去、不是、不是……否则你弟弟就得遭殃……你不能跑……”她的父亲哆嗦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她。

琉璃觉得浑身的力气在慢慢地流失,好冷。

在这种时候,她突然荒谬地想着:

她还不知道母亲叫什么名字呢。

是了,她们都没有名字。

她们都被称为张氏、王氏、刘氏、赵氏……

负责孕育新生命的她们,本该是生命的源头,却一直被牺牲、践踏、嫌弃……

甚至连名字也不配有,死后也只能是在牌位上刻着夫家的姓氏,还有自己的姓氏。

不配有名字。

一直都是如此。

她看着眼前这个名为“父亲”的人,突然想起小的时候,他也抱过她、帮她梳过头,甚至称赞过她:

“我的女儿长得真好看……”

原来,这就是母亲说的恨的感觉。

将死之间,琉璃恍惚看见了自己许多世之前的发愿:

“若我将来成道,必将先度普天之下的女性。让她们有尊严地活着。”

原来,我还发过这种大愿啊……琉璃自嘲地想着。

她眼前一黑,此世终。

作者:Mercy

书名:《如梦令》

本篇连载小说已获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如梦令|第三折 琉璃心(一)

如梦令|第三折 琉璃心(三)

如梦令|第三折 琉璃心(四)

如梦令|第三折琉璃心(五)

目录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幸福来敲门,你准备好了吗?
别让“无效沟通”消耗你
活着,就是修行;走着,就是领
请让自己慢下来
人生三不要
假如给我三天黑暗|第三天
生活的真理,只是藏在平淡无味
别让距离成为感情的“杀手”
莲叶清珠
警惕!别让这些消耗孩子的福报
生活的真理,只是藏在平淡无味
活着,就是修行;走着,就是领
别让距离成为感情的“杀手”
幸福来敲门,你准备好了吗?
请让自己慢下来
别让“无效沟通”消耗你
何以为家:一个关乎我们每个人
人生三不要
警惕!别让这些消耗孩子的福报
活得太清楚,是最大的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