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州大学医学中心当临终关怀实习生时,接触到的都是一些时日不多的陌生人。在一位病人即将去世的阴郁时刻,我会来到他的面前,我要面对的是一个个陌生人、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和声音。在开始的时候,我害怕见到这些病人,感觉自己很可怜,要替代病人的家人和朋友去安慰他们。我也感觉在面对病人的死亡时,自己是多么无能为力。

后来有一次,我从其中的一位陌生人那里学到了一次重要的心灵课程,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那是一位肾衰竭女病人,生命垂危,除非能做肾脏移植手术,她才可能活下去。美国平均每天都有18个人因为得不到捐献的器官而死亡。我守护着她、为她祈祷着,然后只能叹着气说:“要是我能为您多做一些事就好了。”

“你能,”她说。“你可以做很多事情。”

在她的临终床前,我暗暗发誓:只要有时间并且身体条件允许,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捐献出自己的一个肾脏。

十年后,我的孩子们都长大一些了,我兑现自己誓言的时机也成熟了。我回到了加州大学医学中心,提出愿意把自己的一个肾脏捐献给任何一个急需它救命的人。“一个陌生人?”人们这样问我。“你干嘛要为一个陌生人捐肾?”我不理解为什么同样的一件事,帮助我认识的人就能得到认可,而帮助一个我从没遇到过的人就会这么让人吃惊。

“你对那个将得到你的肾的人了解多少?”人们问我。

“我只知道他没有我的肾就会死,”我这样回答。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2010年11月5日那天,我的一只肾第一次离开了我,落座于飞行员的驾驶舱内的第一排座位上,开始了它的单独行程。我在医院里呆了不到24小时就出了院,术后的疼痛引起了我的甜蜜回忆,和我做剖腹产生下孩子时的痛感一样。我的肾经历了一次悸痛,同时也再一次让我享受到了赋予生命的崇高权力,在我快到60岁的年纪!

在很多月过去之后,我在加州阳光明媚的一天见到了接受我捐助的这个人,那时他的身体恢复了,出门没问题。虽然我和他从没交换过照片,可在人来人往的餐馆里一见面就认出了对方。我迎向了他张开的双臂,我们一起笑着、一起哭着,因为我的生命、他的生命、我们大家的生命如今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我将怀着这种幸福感度过有生之年的每一刻,在我以后人生中的阴暗时刻,这种感受将会支撑我度过难关,这是曾经的一位陌生人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送给我的宝贵礼物。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人生最大的修养
层次越高,越懂得尊重人
一个人的精神长相
如果可以,放一放手中的手机
你的计划里有他么
缘来缘去皆是福
老埋怨是因为无知
亚历山大的三个遗愿
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
最困难时的人生至理
善待在你生命中出现的每个人!
亚历山大的三个遗愿
做人的最高境界
深深的体谅
用“大方”赶跑“小气”
懂得选择,学会放弃
你忙碌疲惫时的好脾气很值得学
生命中一个华美的转身
余秋雨:佛教的生命力
老埋怨是因为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