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我路过一座房子,看到一个男人正在草坪上用铁片清理一根长长的帆绳,他拿着铁片在帆绳上来回刮着,跟磨刀似的。帆绳悬在空中,两头分别系在两棵树上。这个男人戴着个牛仔帽,他微笑着朝我点了一下头。我以前在达拉斯市这个地区住过,而且就住在这条街上,但我不记得见过他。他的胡子又长又白,迎风挺立。他的面颊晒得发红,和他身上的红色T恤相映成辉。我也向他点头微笑了一下,不过没说话,继续在街道上走,好奇地观赏着一座座新房子。等我转了一圈回来时,看到这个人站在了系在两棵之间的这根帆绳上,草地上铺着两块防护垫。他在那根帆绳上时而来回行走,时而还跳几下。

我问他在帆绳上练了多久,他回答:“我是从十月份开始的,还不太熟练。你想试试吗?”

“我穿的这双鞋不行。”

“没事,姑娘。穿啥鞋都可以。”

我从小就害怕在晃晃悠悠的东西上呆着,从来不敢尝试,何况是一根细帆绳。不过现在我已经是40几岁的人了,再不敢试一下以后恐怕就更没有机会。我一时兴起,脱下了脚上的硬底鞋,只穿着袜子走了过去。陌生人又用那块铁板清扫了一下帆绳上的尘土。我问他叫啥,他回答:“莫林。”

他嘱咐我,先把右脚迈上去,我照办。我刚把脚迈上去,这根一英寸来粗的帆绳就猛烈地晃悠了起来。

“你就是紧张,姑娘。不用害怕,把另一只脚迈上去,我会扶着你的。眼睛看着前头,不要看下面。如果感觉要掉下来,你只要弯一下膝盖就没事了。”

我紧紧地抓着他的肩膀,终于把两只脚都迈了上去。我没法不紧张,帆绳还在剧烈地晃悠。我记住了他的话,眼睛看向前方。

这是一个奇妙的时刻,我忘了自己,忘了自己悬在一个陌生人的草坪上空。我扶着莫林,笑了起来,对他说:“你是个魔术师。”

“我还是个诗人呢,想听吗?”接着,他随口作了一首诗:

“问君何所惧?

缺钱少衣食?

或惧生死日?

终难久于世?

或恐高处坠,

再无爬起时?

世上本无事,

何苦自扰之?”

“我怕掉下来,”我答道。

“我告诉过你怎么做了。”他说。

我记住了,害怕时就屈一下膝。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个人在恐惧颤抖时需要我的帮扶;我更加不会忘记,摇摆的绳索并不可怕,接受它的摇摆,随之舞动,惧从何来?——世事并不可怕,令人畏惧的其实是恐惧本身,这种信念支撑着日后的人生,伴随着我的快乐痛苦,并克服着一个又一个的未知。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放错位置的优点
珍贵东西慢成长
留下一颗有尊严的种子
要学会互相欣赏
成全善良
等待是生活的一部分
痛了,自然就放下了
半截钱里的父爱
白莲开在泥浆中
恍然大悟
古训:格局越大,越不纠缠;智
欣赏别人,就是庄严自己
看!可爱可敬的老爸
自律,是最高的修身
真正的爱,是在对方身上唤起有
世界正在悄悄奖励那些厚道的人
每天,都该为自己设一些有意义
一个不懂反省的人,很难有未来
沉淀生命 沉淀自己
藏在垃圾里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