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个人的生活经验,虽然大半辈子曾经和完全不同的两个男人生活在一起过,但是,男人幸福观的界定,对我来说,仍然讳莫如深。男人和女人从基因上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动物,只是命定需要互相搭配在一起,所以,我就试着以一个女性的立场,来谈女人的“幸福人生”。

其实,对于“幸福人生”,我可以把它浓缩成一句话,就是“心满意足”四个字而已。我发现女性的生命其实很单纯,生命主轴跟爱情、婚姻、家庭子女有绝对密切的关联。不信的话,随便在马路上问一个女人,让她觉得“心满意足”的是什么?最容易得到的答案,往往和上面说的几项相关。未婚的女性向往爱情,已婚的女性期望丈夫一辈子只爱她一个女人,有了儿女的母亲,往往会说一切的希望在儿女身上。这个话题很普遍,间或也有一些追求事业、名声、金钱、权力的女性,在社会变成多元之后,女性从生命主轴中发展出另一个方向,她们创造了一番轰轰烈烈的成就,而私心里,恐怕还是不会放弃原先这些期望。历史上的武则天,才是一个少数的例外。

我举几个熟悉的人物──其中,有一些是文学作品创造出来的女性,有一些则是现实中的女性,无论如何,她们都是一个典型。远的从清朝沈三白《浮生六记》中的芸娘说起,在那样一个农业社会封建大家庭中,她是一位天真活泼、有性情、有才艺的女子,却能在困厄的命运里,和夫婿经营出恩爱的岁月,这份夫妻之情还包括了她想为丈夫觅一位小妾。

红楼梦中的主角林黛玉,容貌和才情兼具,在爱情的向往上,心灵层次获得了贾宝玉的钟情,虽然有情人未能成眷属,但心心相印,魂系梦牵,何等缠绵,羡慕煞芸芸众“女”。

薛宝钗,在红楼梦中当然是一位绝色人物,命运也安排把她和贾宝玉结为连理,在众香国中全面胜利,何等风光,可是一句话却把贾宝玉逼出尘世,曾经幸福就在眼前,却又烟消云散,转眼成空。

红楼梦中还另外有一位女强人王熙凤,婚姻生活既然无从经营,因为丈夫是一个天生的坏胚,她转而对贾家大小的权力、金钱一把抓,把贾家的人物,上下颠倒玩弄股掌间。红楼梦这部人生宝典,如果没有了王熙凤这位女性,只显得倚红偎翠、风醉月迷,有了她,这部作品才显得精神。

红遍华人世界的电视剧“人间四月天”,把徐志摩一生关系的几位女性故事搬上银幕,其中原配张幼仪,出身在一个上层阶级的大家庭,和另外一个上层阶级的大家庭结亲,嫁作徐志摩妇,理应是门当户对,可是偏偏徐志摩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浪漫主义者,只能完全忠实于自己的情感,以致婚姻破裂,成了中国第一对离婚(过去只有休妻)的怨偶,可是张幼仪从此发展自己,成为当时中国金融界的女性巨子。

近代中国宋氏三姊妹,完全不同典型,一个嫁了财阀,一个嫁了军阀,另外一位成了国母,求钱得钱,求权得权,求仁得仁。三位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们的人生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方向,一生努力不懈。

如果我们单独问一问上面提到的每一位女性:“你幸福吗?”,我猜想她们未必绝对肯定,也不会是绝对的否定。综合以上几位众所周知的女性,相形之下,我们只是平凡人。不过,轨道不相同,目标则是一致的,那就是追求自己人生的幸福。

我的解读是,女人要有选择自己命运的勇气和能力,这个“选择”包括性格上的弹性,例如:自我调整、适应、经营、和面对挑战的能力,甚至面对自己选择失败后果的能力。人生没有绝对的幸运,也没有绝对的不幸,“知足”永远是一个人生杆杆的平衡点。

人生的变化无常,如潮水涨退,有高有低,谁能说自己一生,每个阶段都心满意足呢?也许“幸福人生”也应该有阶段性的思考吧!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大弃大得,小弃小得
发掘更好的自己,才能遇见最好
所谓捷径,不过是踏实走好每一
脾气任性,福不加身
等待是生活的一部分
留下一颗有尊严的种子
放错位置的优点
善良是一种病
空的,才宽敞
看!可爱可敬的老爸
古训:格局越大,越不纠缠;智
欣赏别人,就是庄严自己
看!可爱可敬的老爸
自律,是最高的修身
真正的爱,是在对方身上唤起有
所谓捷径,不过是踏实走好每一
一个不懂反省的人,很难有未来
世界正在悄悄奖励那些厚道的人
每天,都该为自己设一些有意义
空的,才宽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