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记

读了海伦凯勒的《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这篇文章后,我为海伦凯勒那种对美好生活的执着追求,对能看到美好事物的渴望,以及对健康的人类真挚的忠告而感动和震撼。

健康的人总以为自己能看得见美丽丰富多彩的世界,能听得到婉转动听的乐声,能嗅闻到芳香袭人的花香,能用以嘴巴说话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能品尝到佳肴可口的美味……等等而感动理所当然。所以,我们会觉得每一所高楼大厦的都是千篇一律的,每一种声音混合在一起都会形成杂乱的笙箫,每一朵花的芳香都是闻腻的气息,喋喋不休的唠叨都是一种废话,总是馋在口中的佳肴都已索然无味……

当我们来到这世界就已拥有了一切,我们看整个世界都会觉得理所当然。所以很多时候,当整天面对这仿佛一成不变的世界,我们很多人都会觉得这世界索然无味,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特别的风景,和特别的人。

然而,许多人都没有发现,其实最特别的东西在我们的身上。我们拥有的:视觉、味觉、听觉、触觉、嗅觉等的感觉器官。这些感觉器官带我们走入这丰富多彩的世界,去发现这世界的美丽,发现这世界的真,发现这世界的善。

可是啊……什么时候,我们对这真善美的世界感到索然无味,感到麻木了呢?

是我们还没有发现我们自己所拥有的最特别的一切?是一切感觉到的理所当然?那就是我们还未曾失去过。只要我们失去了我们所拥有的,我们才会去寻找,去发现,才会意识到我们失去的,原来都那么珍贵,而没有去珍惜。

海伦凯勒说过:如果每个人都能在他成年的初期阶段患过几天盲症或者聋症,那将会是一种幸福。因为黑暗将会使他更珍惜视觉,哑默将会教导他喜爱声音。

所以,我恳求上师三宝,请在我一生的光明中,赐给我三天黑暗。让我体会在黑暗中茫然挣扎的无助,如同生活在地狱中的痛苦。这样,我会更加倍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

朋友们,假如你患了三天的盲症,假如给你三天的黑暗日子,你们会怎么度过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将会怎样度过,想像一下吧!我会把三天分为三部分,如度日如年一样在漫长的黑暗中彷徨。

第一天

早晨起床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温暖的阳光调皮地穿过窗户,在我的面颊上跳舞,但是我看不见它们,人间最美丽的金色的光辉。

我还不习惯一切黑暗。所以妈妈要做我的瞳孔,牵我的手领着我走向客厅。在餐桌前安顿好我后再去准备早餐。我听见妈妈走路时,鞋子发出嗒嗒的脚步声,以及厨房里隐隐约约地传来“当啷当啷”的清脆的盘碟交响曲。这使我开始十分的想念和渴望,我很想看看妈妈的那双拖鞋是怎么敲打地板的,那盘碟声是怎么默契地撞击在一起的。

耳边又响起了爸爸和妹妹的声音,我知道他们就在我身边,我感觉到爸爸的手笨拙而轻柔地抚摸我的头,他慈祥温和的声音安慰着我,告诉我说:“乖,别怕。爸爸永远陪在你身边!”我听得出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好像哭过或者忍住了哭声。所以,我很想看看爸爸的眼睛是不是红红的,而且还挂满晶莹的泪珠。不知道爸爸和妈妈为我突然的失眠,会一下子苍老了多少岁。

我没有说话,我害怕我一出口就忍不住哭泣起来。孤身一人陷入无尽的黑暗里,没有阳光,没有朋友陪我。只有世间一切声音在黑暗中传播,引诱着我的光明。我站起身,想走出这无助的黑暗世界,爸爸的手立刻牵住我在黑暗中茫然摸索的双手,我感觉到爸爸的手爬满了皱纹,清瘦的大手中骨节分明,我就知道父亲一夜一日憔悴清瘦了许多。

妈妈把早餐端上桌面,我知道弟弟和爸爸分着碗筷,可是,我看不到碗筷放在我前面的哪里。我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阵阵地扑面而来,引诱着我。可是我看不见桌面上美味的饭菜:白白软软的小米饭究竟放在哪里?新鲜的草鱼静静地躺在伴着青嫩的葱池上,鸡蛋像葵花一样躺卧着……

爸爸妈妈关切不停地问我,喜欢吃什么,让我告诉他们,他们会夹到我的碗里。这让我更无助,更陷入死寂的黑暗。

于是,我受不了地发脾气,把手中的碗打碎在地板,我在黑暗中仅听到“啪—”的一声,稍纵即逝,又陷入死寂的黑暗。我看不见我的碗在地上摔成了怎样的如支离破碎的花;也看不见父母和弟弟怎样无奈地看着我。我只感觉到周围死寂的怪异。

很久,妈妈的抽泣声打破了沉默。爸爸轻轻地蹲下来捡起地板上的碎片。我听见爸爸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妹妹静静地扒着饭。而我的眼前却无尽延伸的黑暗,我忍不住大声地哭了起来。

我发了一上午的脾气。爸爸妈妈几次把早餐端在我面前,哄我吃饭都被我打翻在地板上,碗碎的“啪—啪”声在我的黑暗世界中震动得格外响亮。妹妹捧着书来到我身旁,准备为我读《贝多芬传》及海伦凯勒的《生活的故事》,想借此点亮我黑暗中的一盏光明的灯,点亮我生活的自行。但是,都被我毫不客气的打断她,并且试图抢过她手上的书,扔到地上。

就这样一直无理取闹到我筋疲力尽才停下来。周围的人一个个地远离我。我听不到他们走近我的步伐声,也感觉不到他们在哪里,做什么。周围陷入了一片寂静,把我拉下了无声的黑暗尽头,我开始陷入了沉思,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与绝望之中。

我感觉到自己正徘徊在黑暗的地狱与光明的人间天堂的边缘,欲罢不能。我开始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已经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人。我看不到生活的路,人生的路,更看不到路旁美丽多彩的风景。

我需要一双瞳孔,需要一个人做我的向导。可是呢,这多麻烦人啊!好像自己就是连累别人沉重的包袱。

中午,妈妈把午餐端来我面前,我一闻到了午餐的鲜美味儿,就使我在黑暗挣扎的困窘更强烈。我什么的看不见,看不见慈祥的妈妈,她今天穿什么样的衣服,是不是今年她生日的时候,我和妹妹送给她的那条裙子,她一直喜欢的穿的;看不见她脸上有没有挂着笑还是一脸的忧愁?她穿的这双拖鞋是不是新买的?老早就听母亲说过,她要换一双新的拖鞋了。这双新的拖鞋是什么颜色的呢?还有,今天的午饭都有什么佳肴菜式?

妈妈把盛着饭的小勺放在我嘴边,哄我吃饭,我听得出她语气里满是温柔的宽容和呵护,声音出奇地平静。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像早上那样的发脾气。因为我已经精疲力竭了,我今天早上还没吃早餐呢。

吃过午饭,妈妈说,要带我出去散散步。我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反正我到哪里都会是一样,都会一样的黑暗。

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出门口,突然对我说:“哎呀!天空中没有太阳了,这样的天气,恐怕要下雨了。”

我习惯性地仰头望着天空。天空中没有了太阳!可来得真快呀!就像我突然间的失明,天空中没有太阳了,那是因为云朵挡住了。可是,我很想看看天空中漂浮的云朵是怎么样的,

它把太阳给遮挡住了,是圆的吗?还是像我以前经常看到的那样,是张开着雪白翅膀的小天使?还是像一只奔驰着的骏马?或是在帆船上坐着的一老一少?

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出庭院,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我听见树枝头上的鸟儿“啁啾”地鸣唱,它像带头的领唱家,四周的小鸟便跟随它的声音起伏跳动,像快乐的音符,是乡间特有的愉悦的小调。可是,我无法看见而又想知道,小鸟们是以怎么样的姿势鸣唱出这么好听的小调,来展示他们的快乐。它们是张开翅膀像拥抱着大自然一样深情感激地歌唱吗?还是不停地在树枝头上兴奋地上串下跳?或是翘起小尾巴得意自喜地扬扬小嘴对着天空哼着?

啊,我现在有多后悔!后悔以前为什么不多看一眼这枝头上的可爱的小鸟们。如果多看一眼了,也许我就不会在黑暗的世界里跟随这熟悉美妙的声音而苦苦寻找以往匆匆一瞥的记忆。

一阵微风吹拂着面颊,我感觉一阵舒心的凉爽,我想看看风是什么的。我知道风是隐形的,可是我以前常常看得见它。它可顽皮可爱呢!我想知道,那些花儿是否都像以前那样低头向我问号好,那田野里的禾苗稻谷也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弯腰向我招手,它们会不会不理我或者幸灾乐祸地嘲笑我?因为我以前对它们熟视无睹,不理会它们。

溪水奔流的潺潺声也在我黑暗的世界里渐渐远离我而去。傍晚,天空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而后越下越大。雨珠密密地打在玻璃窗,我听见玻璃窗振起“嗒—嗒”声响,我摸索着走向窗边,双手扒在玻璃窗上,双眼茫然地睁大。我很想看看如梦幻纱雾的蒙蒙下雨开始演变成像断了线的珍珠,想拼命地迷惑着世人的眼,把世界切成无数片的大雨。

呵!我多想看看那些蹦蹦跳跳的水精灵呀!以前总是对它们匆匆扫视一眼,便把它们赶出我记忆的脑海,可是,我现在后悔得鞭长莫及。

晚上,到了吃饭时间,一家人围在饭桌上。我发现身边少了一位如大山般稳重,慈穆的人。我听不到他熟悉,浓厚的关爱声音,父亲今晚没有回来。

妈妈告诉我,说父亲出远门了。他要为我寻找能让我复明的医生。

吃完饭后,我让妈妈带我回房间。我说我困了。我要睡觉。其实我并不想睡觉,也睡不着。我只想一个人静一下。而脑海里不停地想着一件事:爸爸出差了!为我找医生去了!

玻璃窗被大雨打得“嗒—嗒”直响。我隐隐听见窗外临盆大雨的声音,触动了我心底最软弱的那根弦。

我静静地闭着眼睛。我想在黑暗中,在大雨中寻找父亲的身影。我静静地用心倾听着。我希望能在这雨声淹没的世界能够听出父亲熟悉的步伐声,在无尽的黑暗里能摸索到父亲的身影。

可是直到我到了梦的国度,也没有找到父亲的身影。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父亲会在我黑暗的世界里行走那么远,也会远离我。

恍惚间,我突然明白。其实,我不是一直让别人受累的包袱。因为谁都会离我而去。没有人会永远陪我,也没有人会成为我的瞳孔,成为我的向导。我在黑暗的世界里,只需要一盏光明的灯,就能点破黑暗。

这就是我在黑暗中悲伤、绝望,痛苦与后悔中苦苦挣扎的一天。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如梦令|第三折 琉璃心(四)
如梦令|第三折 琉璃心(三)
母爱
别嫌弃你的爹妈
莲叶清珠
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
一朵爱做梦的花
远山剩水淘秋意
少年请留步,人间很值得
紫丁香
人生三不要
如梦令|第三折 琉璃心(三)
你若简单,世界就难以复杂
别嫌弃你的爹妈
渔歌子·梅
如梦令|第三折 琉璃心(四)
母爱
一朵爱做梦的花
如梦令|第一折 南栝的第一次
少年请留步,人间很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