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VLQwdzy7aHKTXNvjf1&.jpg

槃提国王名叫优达,在迦叶佛的时候,他便出家修道,现在适逢释迦佛出世,听法者都获得正道。  

他的国家富裕,人民昌盛。王有两位夫人,第一夫人名叫月明,相貌端庄,王很爱敬她。不到半年,夫人将要临终,王很忧伤。月明问他因何忧伤,王说:“你的生命快要结束,这情爱难舍,所以愁苦。”月明答道:“有生便有死,是世间的常事,何必忧愁。你若真爱我,就让我出家。”王听后道:“你若是出家,如果没有成道,必定生在天上;如果生在天上,终要下堕,你若答应回到我这里,我就让你出家去。”月明便同意他的要求,去作比丘尼,即舍弃五欲;许多人来问讯、供养,妨碍她修道,所以她到各国去云游。从出家那天起经过六个月,她持戒清净,厌弃世间,得了阿那含道,死后生到色界天,观察过去的因缘,和王曾有前约,打算去了脱这段因缘,但观察王沉醉在五欲中,昏迷难化,如以本来面目前去,不能感动他;应当用恐怖的办法,才能降伏他。天人便将自身变成凶神恶煞般的大鬼王,提着五尺长大刀,在夜里王睡觉时,距他不远的空中出现。王见了万分惊恐,鬼王对王说:“你虽然有官兵千万,现刻命在我手中,由不得你。你死的时候到了,用什么办法自救?!”王便回答说:“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依靠善业,修心清净,死后能够生到好地方。”鬼王说:“只有这个最可依靠,没有其他办法。”王便问道:“您是什么神?把我吓坏了!”鬼王答道:“我是月明夫人,您放我出家,修道离欲,生在色界天上。现在是依前约来的。”王说:“你虽是这样说,我还不相信;除非还你的本来面目,才能使人相信。”鬼王立刻变化成从前的形象,衣服打扮都是原来模样,站在那里。王的欲心一动,便前去拉她;月明立即升到虚空,给王说法道:“这个身体是无常的,片刻都难保持,像早晨的露珠,日出便会消灭。你不想念无常,只执著身体。大王您没看见:年青的容貌被衰老吞掉,诸根衰朽,眼看不清楚,耳听不明白,形体败坏,不堪使用。如同酿酒,提取了精华,糟粕就被抛弃。身体衰老,有什么可贪可乐的?等待你的只有‘死’字。由生到老,无常迅速,大王你有没有看见,婴幼儿和青壮年都在死亡,说明这身体是脆弱而危殆的,死神紧紧跟着,身心像火烧着,众苦聚集,心有贪、瞋、痴三毒,身有寒热饥渴。可是,你并不生厌离心,仍然贪恋执著我这身体。其实,那些美女、珍宝、王位、妻儿都不是你所有;临死的时候,没有一件能带走;连这身体都保不住,何况其他的东西!不要再沉没在五欲里,流转在生死轮回中,不知道出路。大王是有智慧的人,为什么不生厌离,出家求道?”国王的善心生起,答应愿意出家。月明又劝化他说:“您应当出家,求得妙法,依法修持,昼夜精进,勤奋不懈!”说完这些话,天人忽然不见。国王便传位给太子,舍弃五欲,跟迦旃延出家修道,当时,人们看见他能抛弃荣华富贵,去求无上圣道,官民们多来供养,对他恭敬问讯。他感到这对修道有妨碍,便外出云游,来到摩羯国,佛给他说法,得阿罗汉道。  

比丘托着瓦钵盂,走进王舍城,讨乞些剩饭,回到山林里坐着吃。这时,瓶沙王郊外游玩来到山林,问道:“您本来是国王,进出的随从像云那样多。今天当乞丐,一个人讨饭吃。这算得快乐吗?您还是放弃修道,我分半个国家给你统管。”比丘回答说:“我本是国王,统率的部落很多,死了都化为乌有,我出家证得圣道,为什么要舍大取小呢?这不是智者应该干的事!”瓶沙王说:“你原来吃的是上等饭食,用的是珍贵餐具;现在手托瓦钵,讨残汤剩饭,不觉苦恼吗?你原来是国王,有勇士护卫;现在一人独居,不觉恐怖吗?原来在深宫内,许多美女陪伴着,坐的珍宝床,垫的细软褥;现在独宿在山林里,坐的睡的只有野草,岂不太苦吗?”比丘答道:“我现在能够知足,再没有什么可贪恋的快乐。”瓶沙王说:“你现在真可怜!”比丘答道:“可怜的是你,并不是我。因为你被五欲缠缚,恩爱驱使,不得自在。我现在很快乐,心中没有挂碍。”瓶沙王听后,即便离开。(录自《杂藏经》)   

——辑自《经律异相(选译)》·张妙首居士译白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500则佛典故事大全
佛典故事:尸毗王剜眼施鹫缘
佛典故事:五通梵志
《贤愚经》挑粪人成罗汉
佛典故事:恶口过患
佛典故事:越祗国不可攻伐之因
圣王与玉女宝的故事
命终生天只因一块石头
《大般涅槃经》众生皆有佛性:
500则佛典故事大全
《妙法莲华经》的不可思议公案
人心不足蛇吞相
圣王与玉女宝的故事
食禄已尽,冥间还阳
佛典故事:佛影覆鸽
《地藏经》婆罗门女与光目女救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佛典故事:越祗国不可攻伐之因
佛教最经典的爱心故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