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孔子观于鲁桓公之庙,有欹器焉。夫子问于守庙者曰:“此谓何器?”对曰:“此盖为宥坐之器。”

孔子曰:“吾闻宥坐之器,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明君以为至诫,故常置之于坐侧。”顾谓弟子曰:“试注水焉。”乃注之水,中则正,满则覆。

夫子喟然叹曰:“呜呼!夫物恶有满而不覆哉?”子路进曰:“敢问持满有道乎?”子曰:“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此所谓损之又损之道也。”

——《孔子家语•三恕第九》

【白话易解】:

孔子到鲁桓公的庙堂上参观,看到一只倾斜易覆的器皿,孔子向守庙的人问道:“这是什么器皿?”守庙的人回答说:“这是放在座右,作为劝诫的器皿。”

孔子说:“我曾听说过这样的器皿,空了它便倾斜,适中时它就端正,满了就会倾覆。英明的君主以此来作为最好的鉴诫,所以常常将它放置于座位的右边来警惕自己。”说完,孔子回过头来对子弟们说:“放水进去试试看。”于是,一位弟子把水灌了进去,恰到好处时,它便端正,然而继续加水,水满了它就倾覆。

孔子看了,叹息说道:“唉!一切事物哪有满而不覆的道理呢?”子路疑惑,进一步向夫子问道:“敢问夫子,要保持满而不覆的状态,有什么办法吗?”孔子回答说:“聪明睿智而能自安于愚,功盖天下而能谦让自持,勇力足以震撼世界却能守之以怯懦,拥有四海的财富,但能谦逊自守,这是所说的谦抑再加谦抑的方法啊!”

宥坐之器“虚则欹,中则正,满则覆”。看到宥坐之器空时倾斜,真感到像为人求学,不能不加以勉力。因为不学习就没有相当的学问、智慧、能力从事好社会工作或处理好人际关系。因此,从小就当要珍惜时光努力向学,才不至于空有理想,而无实现它的真才实学。

而宥坐之器适中时便端正,这个道理,也适用于生活方方面面。好似与人相处,过于疏远或是亲近过头,皆难达到一个和谐的状态。“君子之交淡如水”,清淡如水,平和而自然,反让彼此感情更持久。凡事皆需有度,过犹不及,确实如此。

知道人生当把握时光学习,并通过勤苦学习与钻研,学识高了,技能强了,名利地位也接踵而至。届时,会不会产生自满、骄慢之心呢?古人有云:“满招损,谦受益。”过于自满,自以为是,就不易听进谏言。听不进谏言,犹如被蒙住了眼睛耳朵,不知晓其中的危害,灾祸由此产生。古代圣王大舜传位于大禹时,便说“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提醒时时要保持一颗恭谨慎重的心,莫让危害起于细微。

拥有名利地位人皆欢喜,殊不知,身居高位、名声显赫,此亦是福。古有云“福兮祸所伏”,当福来临时,祸患可能也隐藏在其中了。因为任何事物若过分突显、暴露或张扬,便易招来妒忌、诽谤、陷害等不祥之事,祸患也常起于此。如此,有何方法能保持不覆呢?文中,夫子强调“损之又损”,谦虚了再谦虚,方为持满之道。谦虚厚德能载福,《易经》中有六十四卦,独一“谦卦”六爻皆吉。谦虚谨慎,韬光养晦,厚积薄发,谦抑上更加谦抑,才是真正保持满而不覆的道理啊!

对此,我们可在古圣先贤中的事例中见到诸多榜样,如晏子身居高位,平常却恭谨自守,安于平淡生活,不与人争,辅佐三代君王,最终安享高寿;范仲淹怀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心,爱国爱民,纵然被贬亦不怨,随遇而安,德风流芳至今;韩琦度量过人,性情浑厚纯朴,从不崖岸自高。虽功盖天下,位居大臣之首,对人总是谦虚礼让;《忍经》中记载娄师德性格稳重,谦虚谨慎。他曾对弟弟说:“我位至宰相,你又任州官,受皇帝的宠幸太多了。这正是别人所妒忌的,你打算怎样避免这些妒嫉呢?”娄师德的弟弟听后,跪在地下说:“从今以后,即使有人朝我的脸上吐唾沫,我自己擦去算了,决不让您担忧。”娄师德面色严峻地说:“这正是我所担忧的啊,人家向你吐唾沫,是恨你,如果你将唾沫擦去,正违反了吐唾沫的人的意愿,只会加重他对你的愤怒。应该不擦去唾沫,让它自己干,这样笑着接受它。”

至此,不免感慨,世人难以做到之事,对他们而言,却是生活的日常行为。正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拥有一颗博大、谦卑的心胸,正如天能覆盖万物,大地能承载万物一样,持满而不溢。

我们也当时时以宥坐之器自我勉励,好学、有度、谦恭,以智慧德能服务社会,以厚德仁心载福,付出自己的心力,期望家族绵延不绝、国家更加繁荣富强。

上一篇:孔子系列故事之三十四孔子学琴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八德故事——忠篇
女德篇——义篇
传统美德:尊师重道
女德篇——悌篇
八德故事·廉篇·刘宠钱清
范仲淹教子戒奢维家风
女德篇——廉篇
国学故事:周处除三害
查道吃枣留钱
女德篇——信篇
八德故事——忠篇
班昭与女德规范《女诫》
八德故事:八德简释
女德篇——耻篇
孔子系列故事廿七择人需智慧
范仲淹教子戒奢维家风
女德篇——悌篇
国学故事:周处除三害
经典故事——悌篇
传统美德:尊师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