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有个叫奥格里的工程师,擅长制造各种精巧的智能机器人。他曾经制造了一种能快速游泳的机器人,并因此在一次国内发明大赛中获得了特等奖。

赛后,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镜头下,兴奋不已的奥格里戏谑地说道:“我的机器人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我敢打赌,如果谁能在三年内造出比我的杰作还游得快的机器人,我将把我的别墅作为奖品送给他!”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有个叫巴维的年轻大学生听了奥格里的“狂言”后,决定向他挑战。巴维本来就是个电脑高手,自此以后,课余时间他就一个人呆在自己的实验室里鼓捣,或者在图书馆查阅各种资料。两年后,他成功地制造出了一款能迅速游泳的机器人。通过自测,他发现他的作品游速达到了每秒4.7米,是奥格里所造机器人的1.2倍。

随后,巴维向奥格里下了挑战书,自信的奥格里欣然应战。比赛的结果出乎奥格里的预料,对方战胜了自己。失败的奥格里似乎还很大度,微笑着对巴维表示了“诚挚”的祝贺。

一周后,奥格里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他收到了巴维的一份函件,信中要求他十天之内搬出别墅,并将它交给巴维。奥格里惊骇不已,他打电话愤怒地对巴维说:“我那根本就是一句玩笑!你小子想发财想疯了吧?”巴维冷笑道:“奥格里先生,如果你拒不履约,那我们只能在法庭上见了!”

庭审那天,双方的律师唇枪舌剑,各执一词。奥格里一方认为,接受采访那天,奥格里对记者所说的那席话纯属“戏言”,只要是正常人都能看出这点,根本不该有法律效力;更何况,奥格里从来没有和巴维单独签订过书面合同,要求法庭立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巴维一方认为,在公开场合作出的承诺,应被视为一种“口头合同”,同样具有法律约束力,要求法庭支持原告的诉求。

庭审结束后,法官们经过长时间合议,最终作出了一审判决:奥格里在公众场合对记者所说的话应该被认定为口头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并限定他一个月内将别墅的产权转交给巴维。奥格里听完判决后,几乎是咆哮着表示要上诉。

让奥格里绝望的是,终审的结果维持了原判。

当这个案件被媒体公开后,掀起了轩然大波,并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人认为,奥格里太冤枉,巴维太刁钻,法律站在了投机者的一方。也有人认为,“戏言”也是人嘴说出来的话,法律有时无法也无须从心理层面上认定一个人说出的话究竟是“开玩笑”还是“真心话”,因此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所说的每句话负责。

有意思的是,在这个案件中,终审法官曾破天荒地在一贯严肃呆板的判决书上写了一段极具思辨色彩的话:当“戏言”不必被践行的时候,那么,每一句诺言都有可能被毁约者狡辩为戏言,如果是这样,人类的每一句话皆可以与诚信无关,食言者也无须为失信担责。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古代名人小故事:沈括刨根问底
擦坏自己300双皮鞋
生,需要一世的勇敢
长出半寸的袖子
别人的错
他不是不负责任的爸爸
善良带来幸运
表扬能激发一个人最大的潜能
少就是多 慢就是快
总统林肯的信
古代名人小故事:沈括刨根问底
从零开始的勇气
被放弃的理想
脾气不要大于本事
别以为自己样样都行
擦坏自己300双皮鞋
长出半寸的袖子
生,需要一世的勇敢
对“大事”视而不见的宰相
多做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