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多有度量,上天给予多少水份我都能一概承受,不会有半点溢出,这就叫虚怀若谷!”沙漠炫耀着自己,同时嘲讽身边的海绵:“可你却不屑一顾,别说太多,只要一碗水,就能把你灌得够呛,你的心胸何以如此狭小呢?”

“你何必妄自尊大自吹自擂呢,论容量我确实不如你,”望着沙漠手舞足蹈目空一切,海绵不卑不亢地说:“但你装下无数的水量又保留住多少呢?当长途跋涉的人们急需解渴时你能提供什么?挖得再深也取不到一滴水!你说这样的宽阔胸怀有什么用?”

沙漠若有所思,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

“而我却自信并非浅薄,尽管我躯体渺小容量有限,但我汲收多少水量就保留多少而不会流失;我不夸夸其谈更不骄傲自大,当人们需要水份时,我保留多少就提供多少,这样看来,尽管我只能装下一碗水,但比起你吸收水量万千却不曾有半点保留而言,岂不是更有价值?”

沙漠羞愧地低下了头,从此再也不敢在海绵面前夸夸其谈了。

读书也是如此,宁可象海绵容量小但能完全保留,而不可象沙漠看似包容万千,需要时却无法提供点滴。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小老鼠报恩
宝石变废石
到底谁耍谁
掉进井里的驴子
羡慕海浪的小鱼
小刺猬的宽忍
寓言故事:塘边的柳树
惩办自己的狼
依人门户
乱爬的螃蟹
小老鼠报恩
掉进井里的驴子
犀牛摇头的启示
苏格拉底和苹果的味道
风与花的对话
伤痛,说一次就会痛一次
宝石变废石
给贫穷做个外套
到底谁耍谁
小刺猬的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