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盲人问一个眼睛好的人:“牛奶是什么颜色?”  

眼睛好的人说:“牛奶的颜色和白纸的颜色一样。”  

盲人又问:“这个颜色拿在手里,象纸一样沙沙地响吗?”  

眼睛好的人说:“不,牛奶象面粉一样白。”  

盲人问道:“它也象面粉一样软一样散吗?”  

眼睛好的人说:“不,简单地说吧,它象兔子一样白。”  

盲人问道:“它象兔子一样,也是毛茸茸、软乎乎的吗?”  

眼睛好的人说:“不,准确地说,它象雪一样白。”  

盲人又问:“它象雪一样的冷吗?”  

眼睛好的人说了多少个例子,盲人就是不明白,牛奶的白颜色究竟是什么样的颜色。  

旁观者言:  

盲人用自己的思维模式去理解这个可见的世界,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牛奶的颜色。他有自己的“词典”,但这部“词典”里的词汇大多是僵硬的。他总是在想牛奶与什么相似或相同,然后再将这个相似物与牛奶画一个等号。  

用相似物去认识某个不明物,这一点不能说错;但用相似物去衡量不明物,这就违背了客观存在的现实性。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自信的灰兔
以貌取人
鳄鱼和狒狒(印度尼西亚)
彩蝶的一生
沉默与敢言
苏格拉底和苹果的味道
寓言故事 —— 眼前与将来
鹦鹉救火
鸵鸟“废功”
染丝的联想
天上不会掉馅饼
伤痛,说一次就会痛一次
自信的灰兔
离开位子,你是谁?
龙王与青蛙
以貌取人
鳄鱼和狒狒(印度尼西亚)
寓言故事:夫妻打赌
苏格拉底和苹果的味道
骡子和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