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非常不理解素食的人,甚至不能理解吃菜的人。因为在我之前的观念里面,人就是应该吃肉的。并且有两个看似坚不可摧的食肉理由:

小动物已经死去了,吃肉是人类的需求,我不吃别人也会吃,我能做的就是感激它们奉献出自己的生命,珍惜它们的付出,发自内心的赞美它们、安慰它们。(这也是我为什么几乎从来没有批评过一道肉菜不够好吃的原因,我觉得:它已经贡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你如果再指责它不好吃,那就未免太没有道义了。)

动物被人吃很痛苦,蔬菜瓜果也一样都是生命,吃一颗白菜也会让白菜觉得很受伤的,所以食肉和食素没有什么差别。

现在我才意识到我是多么狭隘:

比如说吃一条鱼,虽然并不是我买通渔夫让它打捞我要吃的某条鱼,虽然全世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要吃鱼,这种需求并不是由我一个人造成。但是,这条鱼确实是非正常死亡,而且是进入了我的腹中,那么,这笔债不会算到其他人头上。它应该快乐的活在水里唱《好鱼一生平安》而不是在汤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

再说那些拿植物和动物相比较的想法,根本就不是为了处于对植物的怜悯,而只是希望找到一个继续吃肉的“正当”理由。希望通过这样的质问,来把肉食者和素食者摆在一个同样的道德高度,这样让素食者失去指责肉食者的道德优越性,然后让素食者们闭嘴。

抛开一切道德或者信仰层面的东西,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植物具有强大的再生能力,摘下一个苹果,明年会长出另一些,割下空心菜,会有下一拨。可是我们却从没见过砍下一只鸡腿,第二年再长出一只鸡腿的鸡,相反,为了吃一只鸡腿,我们要把它杀死。这一切都在向我们暗示,我们应该选取哪一个作为食物。一个连小动物们血肉模糊、撕心裂肺的痛苦都可以视而不见的人,这让人很难相信他对植物具有发自内心的诚恳爱心。

我以前看加菲猫语录里面有一句当时认为非常可爱的话:“我们应当保护小动物,因为小动物非常好吃。”

现在才意识到:“小动物们非常好吃,但好吃的小动物也应该活着。”

我们不是经常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吗,反省一下,我真的把小动物们当做我的朋友了吗?我怎么能吃我的朋友呢?

我们爱看《小鸡快跑》,我们为它们担心的不得了,怕它们被压成鸡肉饼干,想让它们快点逃离那该死的恐怖的屠宰场。可这并没有减少我们现实中吃鸡肉的欲望,我们吃一只鸡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许多小鸡仔变成孤儿。

我们爱看《海底总动员》,我们为尼莫担心,想让它快快脱离人类的魔爪回到海洋的怀抱,可是我们吃鱼的时候,很少能想到这也许是尼莫,它爸爸马林在很着急的找它。

电影、电视、动画片、小说……为我们塑造了无数可爱的动物的形象,可这并没有让我们看到被煎炒烹炸在盘子里的它们的时候感到有多懊恼、多心痛。

书(指《于忧郁的明天升上天空》棉棉着)中提到作者朋友的姐姐在地震中截肢双腿,昏迷中说胡话:“不要拿我的腿炒菜。”

很恐怖是吧?可我们,不是每天都在习以为常地吃着小动物们的肢体吗?

所以,现在我是真心的愿意不再食用它们被肢解的尸体。

最新评论
本栏目热门文章
周排行
月排行
她用素食画故事
智商高儿童成年后更易素食
哲学教授的素食感悟
高僧 阿呆 鱼
坎贝尔博士:素食能够预防重大
名导卡梅隆夫妇:吃素是彻底觉
众生肉,母亲肉
纯净的素食宝宝——畅畅
素食者并不讨厌
腊月廿三日 监斋菩萨圣诞
意大利市长上任第一天领市民弃
她用素食画故事
纯净的素食宝宝——畅畅
比尔·盖茨:地球的未来要靠素
素食者并不讨厌
为何我开始理解食素
胎里素宝宝悦悦的成长记录
哲学教授的素食感悟
智商高儿童成年后更易素食
食素是超级享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