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徒如何跟上时代

——索达吉堪布2017.06.05第114次UC开示

今天是6月5号。去年6月6号的时候我们讲《法华经》,去年6月5号那天我母亲去世,所以今天也算是比较特殊的日子。

母亲的离世对我来讲,一方面从理论上我非常明白生死无常,可以说讲了一辈子的无常法;但是有时候在生活当中,经常心里有些不同的感觉。比如我们习惯性地过年;我们藏地一般刚开始听到布谷鸟的叫声时,有互相报喜的传统;或者春天第一次看到鲜花的时候,互相都说谁看到了鲜花;春天第一次喝到新鲜酸奶的时候,也习惯性地互相都有一些特殊的交流和沟通。

这一年以来,我一方面非常勇敢地面对,觉得父母也好亲人也好,他们的逝世是很正常的。当天我母亲早上八点钟离开,我刚好到现场,我好几个妹妹都昏厥了。当时我们学院正在做一些整顿工作,有一个领导给我打电话说,关于学院的一些事情12点钟要到县上开会。我说没有问题,并没有请假。后来我到了县城,在开会中间,他们好像听说了这件事情,于是非常惊讶地说:“刚才我们不知道,实在不好意思,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说:“没事,学院的事情比较重要,我们还是继续说下去吧。”所以,在某些方面,我算比较淡定,但在某些方面也比较脆弱。

但不管怎么样,我的母亲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她没有什么文化,一个字都不认识,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来。但是她教了我很多,包括《极乐愿文》等很多念诵。我父亲1995年离世,当时接近死的时候他说,以后朝拜佛塔、佛寺的时候,能不能经常念他的名字,为他超度、回向。我1999年在《泰国游记》里也提到过。

因为我今天是主讲者,所以时间掌握在我手里,我可能不会耽误很长时间。今天希望以我母亲纪念日为主要原因,不仅为我的父母,还有在座很多道友的父母、兄弟、亲人,以及我们素不相识的一些人,包括因车祸、恐怖袭击而死的人,大家能否一起念108遍观音心咒。

嗡玛呢呗美吽、嗡玛呢呗美吽、嗡玛呢呗美吽……

今天以“佛教徒如何跟上时代”为话题,做一个简单开示。现场参加法会的,以及网络上的一些道友比较多,我先念一个传承。我们的法会与忏悔有关系,所以我先念《三十五佛忏悔文》,这些佛陀的名称在我们耳边听到,对消除业障也有非常大的力量和加持。(上师念传承)以后你们自己多念念《三十五佛忏悔文》。下面再念一个《随念三宝经》的传承。

今天在这里给大家简单讲一下,佛教徒如何面对现在的生活,如何跟上这个时代,如何不舍弃自己的修行,如何利益有缘众生等等,这些方面应该值得我们关注。所以,今天利用这短短的时间,和大家交流一下,或者说提一个建议。

昨天我讲了一些禅悟方面的道理,但是没有给大家讲具体如何修行,比如怎么修毗卢七法的坐式,怎么修寂止和胜观。我只是给大家抛了一个题,就是说我们现在修行很重要。对于修行的方法,应该很多人都会比较明白,而且修行的内容也相当多。每个众生的性格、意乐、爱好,包括根基,都不大相同。有些人特别喜欢修寂静的禅定,有些人特别喜欢以中观方式思维,有些喜欢修大悲心或者空性观等等。有些法门如果一个人根本不喜欢,一定要让他修的话,不但没有什么进展,反而会增加许许多多烦恼和痛苦。有些人则完全不同,可能这个法门稍微给他提醒一下,就能直接融入其中。所以,的确如大慈大悲的我等释迦牟尼佛曾经在相关经典当中所讲的那样,一切众生的意乐根基不同,正因为如此,对他们宣说的法门也各式各样。所以不能一概而论,最好因机施教。这是我们很多人包括传讲佛法、引导佛法的人,应该值得重视的。

今天也是同样。我想,大家也应该清楚,现在是21世纪。21世纪,从人类历史看,这应该是最好的一个时代,也是最坏的一个时代。我们也经常引用《双城记》的作者,英国一个特别著名的小说家狄更斯所说过的话:我们现在处于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痴的时代;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是光明的时代,也是误入歧途的时代,等等。不管什么样,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当然,他当时说这些话的时候,应该大概是19世纪,可能那个时代并不是那么特殊。

如今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为什么这样讲呢?我觉得它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为什么?因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代当中,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想象,很多人可以在同一时间,在这样一个空中教室集聚,互相交流,互相学习,互相传达非常珍贵的文化。不要说我们前辈的时代,我们年轻的时候,大概距离现在二三十年的时候,对此也根本无法想象。如果那个时候,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平台,我们可能会欢喜若狂。很多的资源我们可以共享,包括我们佛教方面的教义,可以轻而易举地学到。如果没有到这个时代的话,也许我们很多佛教徒,到今天都无法进入佛门。我网络学习的这种开创,大概距离现在有十多年了。十多年以来,因为通过网络给大家传输一些佛理,人们都有这种机缘结上善缘,我想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的象征。

那么,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们现在很多人的心,特别浮躁混乱,贪嗔痴慢疑不断地充斥着我们宁静的心,而且这样的外境和因缘越来越丰富。很多人都很想回到比较朴素简单的时代,但是现在无法回去。人类到了今天这个时代,永远回不到原来宁静、纯洁、简单的生活,可能我们很多人的确对以前的生活比较羡慕。以前信息不怎么发达的时候,每个人都是空着的,每个人都没得手机综合征——一会儿看一下手机,一会儿看一下手机——每个人都很健康。

大概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我特别反对出家人拿着手机,对此我在《入菩萨行论广释》当中予以了驳斥。当时去南方的一些寺院,他们有些出家人,拿着所谓的大哥大,我觉得特别看不惯。但现在,已经没办法了。这个历史也好、时代的潮流也好,一直推到现在。你看我今天来上课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把手机和充电器都带过来了。我不是故意带来的,但是实在没办法,刚才在给手机充电,下课以后还有很多事情。所以有时候,我们虽然很想回到原来比较宁静、寂静,或者说比较简单的生活方式之中,但是恐怕这辈子很难回去了。

所以,我想在某种意义上,从物质文明上,也可以说现在是最好的一个时代。在穿着上,几乎看不到有人穿打补丁的衣服、特别破旧的衣服了。在吃的方面,很多人好像觉得饭菜不太香,觉得不太香的话,说明吃得很好;如果觉得饭菜特别特别香的话,说明吃得不好。所以现在很多人觉得胃口不好的话,说明吃得很好。

但是从心灵方面、精神文明方面来讲,可能是一个最不好的时代。因为我们可能吃各种各样不健康的食物,看到各种各样的音频、视频,接触各种各样有精神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各种问题的人。整个周围的环境,给我们带来一种不安全感,或者说心里狂躁,内心不安。与前辈这些人的心态比较起来的话,也许我们心态不一定那么健康。

所以,我想我们回顾历史的话,可能对这个时代有不同的评价。

其实从人类的整个历史来讲,刚开始是远古时代或者说农业时代,那个时候人们生活都比较简单,也没有什么学校,很多是家庭式的传承。好多子女学父母的知识,父母是第一个老师,也许有小范围的老师,但是这个老师可能教的学生只有十几个人,最多不过二十几个人。

后来,到了工业时代,第一次工业革命应该是1777年左右,那个时候是蒸汽时代,火车等都是通过蒸汽来推动的。因为工业革命时代,基本上人们的生活规模就扩大了,再加上各个地方又建立了一些学校,正式的教育就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推广开了。后来,过了大概90年左右,应该是1866年第二次工业革命,也就是电气时代,开始发明了发电机、电话、电灯,人们整个生活有一定的变化,与以往比较起来,有迅速的发展。

到了后来,大概是1935年,我们法王如意宝降生的时候,整个世界经济大退化,特别可怜,也算是一个经济危机。有些人认为,那时是原子时代,也有些人认为是商业时代。

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是所谓的信息时代、网络时代就开始了。西方欧美国家,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时就开始进入信息时代了,像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的时候,开始进入了信息时代。但信息时代的变化是什么呢?可以说在短短的时间当中,整个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想象不到的日新月异。以前所谓日新月异,是不可能一天出现一个新的东西的。但现在,我们大家都应该看得到,比如我们手里拿的手机,什么苹果4、苹果5、苹果6、苹果7不断出现。我前一段时间在一些藏族学校里讲,其实我们现在藏地是很落后的,有些电子产品曾经出现于世间,但直到它被淘汰,我们很多人都不知道。所以我们现在的生活,变化特别特别大。

为什么我今天这样讲呢?我们很多佛教徒,可能现在不一定知道,还自认为跟得上这个时代,其实我们不注意的话,确实跟不上时代。比如说像你们的父母,他们当时所受的教育,就没办法教你,如果教你的话,我们下一代这些孩子的世界,变成了另一种世界。所以,作为佛教徒,我想第一个是应该